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时时彩平台官网 > 高莽先生和他的两幅速写,俄国文学的始祖

高莽先生和他的两幅速写,俄国文学的始祖

2019-11-10 13:25

图片 1

1820年3月的一天,在皇宫里,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正在大发雷霆:应该把他流放到西伯利亚去!他弄得俄罗斯到处都是煽动性的诗,所有的青年都在背诵它们。这个人太放肆了,竟敢写诗咒骂皇帝,应该送他去服苦役。一个贵族随声附和。 陛下,他还算是个孩子呢,还不懂事,只要稍稍惩罚他一下就行了。先让他吃点苦头,将来他手中的笔也许对陛下有用呢。宫廷诗人杰尔查为之求情。 那好,就把他流放到南方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他回彼得堡。 这个引起沙皇震怒的人到底是谁呢?他就是普希金!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他奠定了俄国文学的基础,他在多种文学领域———抒情诗、叙事诗、诗剧、小说、散文、童话等都取得了杰出的成绩,为后代的作家提供了典范。所以,他被称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伟大的俄国人民诗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普希金出身贵族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文学教养。1811年,普希金进入贵族子弟学校皇村中学学习,年仅12岁就开始了文学创作生涯。1815年,在中学考试中他朗诵了自己创作的皇村回忆,表现出了卓越的诗歌写作才能,特别是他诗作韵文的优美和精巧得到了广泛的赞赏。在皇村中学学习时,受到当时爱国思潮和进步思想的影响,结交了一些未来的十二月党人为朋友,毕业后到彼得堡进外交部任职。在此期间写出了《自由颂》、《致恰达耶夫》等政治抒情诗,歌颂自由、进步,反对封建农奴制,抨击暴君专制,表现了开明贵族的理想。普希金的诗受到广大人民的热爱,人们秘密地传抄着,对当时的革命者曾产生过巨大影响。他因此触怒了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于1820年被流放到了高加索。 普希金在南俄流放期间,创作了许多抒情诗和浪漫主义的叙事诗,如高加索的俘虏、强盗兄弟、巴赫切莎拉伊的泪泉等。从这一时期起,普希金诗作中前辈诗人的影响逐渐消失,完全展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时的普希金已被公认为当时第一流的俄罗斯诗人和19世纪20年代俄罗斯浪漫主义的、热爱自由的一代人的领袖人物。 被流放到高加索不久,沙皇又以他的无神论思想为借口,把他幽禁在他母亲的领地米哈伊夫斯克村。这期间,他创作了近百首诗歌,完成了长诗《茨冈》和历史悲剧《鲍里斯戈都诺夫》。后者描写沙皇鲍里斯戈都诺夫和冒名为皇太子的修道士格利戈里之间争夺皇位的斗争。最后格利戈里取得了胜利,贵族攫取了人民的胜利果实,人民只有以沉默反抗。高尔基认为鲍里斯戈都诺夫是俄罗斯最好的历史剧,是普希金创作中现实主义的胜利。 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沙皇为了拉拢普希金,把他赎回莫斯科,企图使他成为宫廷诗人。终因普希金的进步思想和创作活动与统治阶级利益格格不入,引起了沙皇宫廷贵族集团的仇视。1837年,在沙皇及其党羽策划的决斗中,普希金受重伤而死。临死前最后一句话是:这个世界容不得我活下去。 回到莫斯科以后的这段时期,普希金的创作达到了高峰,其间几乎每部作品都在俄国文学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1830年,普希金完成了自1823年就开始创作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根尼奥涅金》。这是普希金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第一部典范作品,也是普希金由浪漫主义转向现实主义的第一部作品。主人公奥涅金代表了与作者同时代的贵族进步知识分子:厌恶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的空虚无聊,不愿同流合污,却又摆脱不了偏见,找不到新的生活,只能周旋于各种复杂的情感之中;想有所作为,却又远离人民,生活和事业最终一事无成。在这部作品中,普希金全景式地展示了当时的俄国社会,刻画了各阶层人物的心理;奥涅金的典型形象反映了十二月党人起义以前俄罗斯贵族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小说被别林斯基称作是俄罗斯生活的百科全书和最富于人民性的作品,在俄罗斯文学史上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诗人38年的短暂一生给俄国文学,也给世界文学宝库留下了丰厚的、无可替代的遗产。除800多首抒情诗以及长篇叙事诗外,普希金还有小说、戏剧及其他各种文学论著。普希金热爱生活,诗中洋溢着朝气,充满乐观。他的诗还生动地描写了俄罗斯的大自然。在他看来,自然是一幅生动的画,充满了难言的、然而是沉默的美。这种美,在冬之路等多篇短诗及长诗叶甫根尼奥涅金中都有大量的展现。诗人对自然的描绘手法,也从早期的浪漫主义转为后期的现实主义。屠格涅夫称普希金创立了我们的诗歌语言和我们的文学语言;高尔基称他为世界上极伟大的艺术家,是一切开端的开端;别林斯基则认为他是俄罗斯第一位诗人和艺术家。 普希金天才的杰作,激发了多少俄罗斯音乐家的创作激情和灵感。以普希金诗篇作脚本的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鲍里斯戈都诺夫》、《黑桃皇后》、《鲁斯兰与柳德米拉》等等,无一不是伟大的音乐作品。普希金的抒情诗被谱上曲,成了脍炙人口的艺术歌曲。普希金的诗还被改编成芭蕾舞,人们通过舞者的身体语言领略到诗作的无尽魅力。

高莽先生为冯至先生所画的这两张 漫画原作,多年后才找到。

那天一早打开手机,赫然入目的是“2017年10月6日晚,10时30分,高莽先生在平静中离开了我们。……”这是凌晨外文所友人转发的高莽先生女儿的微信。这个消息太突然,我简直无法接受。可敬可爱的高莽先生就这么走啦,本来我是准备过了节马上就去看他的呀。

我的脑子里马上映出的是去年10月24日那个难忘的快乐温馨的晚上。那天外文所友人和北青报尚晓岚来接我一同去看望高莽先生,给他过九十岁生日。早就听说他这两年身体不好,心里一直惦记着。这次在他们的“老虎洞”相聚,见到大病初愈的高莽先生思维敏捷、幽默风趣、谈笑风生,大家都非常高兴,笑问他“怎么想起留胡子了”。是啊,九十岁的人一点儿不显老,猛一看留着胡须是不习惯,但越看越觉得亲切,有长者风度,耐看。要说他真不容易,妻子卧病多年;去年自己也生病,他笑着说,把女儿和侄女们都累坏了。我把我编的《给我狭窄的心 一个大的宇宙——冯至画传》带给他,他翻看着。看到《冯至走在泥泞的五七大道上》这一页时他笑了,我说:“谢谢你,这是我爹在干校时期唯一的‘写真’”。

他告诉我们,九十岁了,最近画了一张自画像,把我们领到另一个房间,只见画架上的高莽也在亲切地向我们微笑。他要我们写点什么留念。我见留言的都是他的作家兼画家的朋友,现代文学馆曾为他们举办过展览。我不是文化人,不好意思写,他笑着鼓励我签了自己的名字。

我很荣幸地参加了快乐、温馨的家庭生日晚宴。俄罗斯风格:面包、黄油、奶酪、香肠、沙拉、酸黄瓜、土豆泥、甜点等等,显然都是高莽先生喜爱的。大家吃得非常高兴,其中最美味,最地道的是宋晓岚妹妹做的红菜汤,我也是到这时才知道高莽原来不姓高,姓宋。

宋晓岚给我们照了许多照片,我建了一个文件夹命名为“90岁和80岁 高莽先生和我”留作最好的纪念,去年我正好80岁。

转眼到了今年9月末,我请孔夫子网的同志来收旧书。我父亲的外文书和中文书都分别捐给了社科院和现代文学馆,还剩下一些马列著作没拿走。看着这几箱书我犯愁,难道就当废品处理吗,我不忍。孔夫子网的刘杰来看过,她认为大部分他们可以收走。我如释重负,为这些书籍能继续发挥作用而高兴。就在他们整理图书做书目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父亲的一本旧书里,发现了高莽先生的两幅旧作。那是在干校时高莽先生画我父亲的速写,一幅画正面,另一幅是背影。

记得父亲曾笑着拿给我们看。只见他一手提着马扎,一手拿着书包,穿着松松垮垮的汗衫和短裤,人瘦了裤腰肥了,鼓鼓囊囊地掖在皮带里,头发一如既往地“立”在头上。我们惊呼:“太传神了!谁画的?”“高莽。”我第一次听到高莽的名字。

父亲过世后,我一直想找到这两幅画,不知是夹在哪本书里,还是父亲又还给高莽了。我曾向高莽先生要过,他给了我一些复印件,但都是从干校回来以后的画,没有这两张。他说:我随手拿张纸就画,画了不少,找不到了。你要是能找到拿给我,我重新画过。见到这两张小纸片上的画,我心中狂喜,第一反应就是:我要拿去给高莽先生看,他一定也会觉得有意思。

国庆节期间孩子们回来探亲,我本打算他们一走,我就去看高莽先生的。但是他们10月7日下午走,清晨噩耗却来了。高莽先生再不能看见他45年前的旧作了。而我,从这两张小画接触高莽,又以这两张小画送别了他。我在想我要怎样保存好这两张小画,它们承担着我们对两位往者的思念。

□相关阅读

高莽先生写普希金

□皇村

皇村位于彼得堡以南20公里的地方。皇村可不是一般的村庄,它是皇家的离宫,风景绮丽,亭台楼阁,花园湖泊,美景尽收。

1810年8月12日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御旨在这里开办一座新型学校,招收贵族子弟,学期六年。毕业后,学员的学历与大学毕业生相同。课程主要是文科。皇村学校是在俄国第一个禁止体罚的学府。办校宗旨是培养一批忠于沙皇的国家栋梁。第一批接收了30名学员,普希金是其中之一。

普希金11岁被送进皇村学校,这里只收男生,全部寄宿。如今,这儿已经变成了纪念馆。

我在皇村纪念馆五层14号见到了当年被普希金称为“禅房”的单人宿舍。宿舍约4米长2米宽,内有一张铁床,一口木箱,一个写字台、一面镜子,一个洗脸盆。他的邻居、13号房间,是他的同学普欣,后来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在一层的会议厅里,我立刻想起了列宾的一幅画:16岁的普希金在这里朗诵了使老诗人杰尔扎温为之震惊的《回忆皇村》;就是在皇村他萌生了争取自由的思想。1817年6月9日学校举行了毕业典礼。从此普希金告别了他居住了六年的“禅房”和皇村。

皇村公园耸立着一座纪念碑,学生时代的普希金坐在长椅上,右手扶腮正在沉思。这尊雕塑是巴赫1900年之作。

普希金身材不高、体格健壮,曾徒步从皇村走到彼得堡。他的思想一直在飞跃式地发展。在皇村求学时,正值1812年俄国的卫国战争爆发,他写诗倾诉了爱国热忱。

□鲍尔金诺的秋天

普希金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他说秋天使他的思想灵敏,创作丰收。订婚之后结婚之前,为了弄到一笔财产,他到父亲的领地鲍尔金诺村住了一段时间,没有想到霍乱流行,使普希金不能按时回家。这段时间竟成了他的一段创作旺季,即在文学史上被称为“鲍尔金诺的秋天”。面对农民凄惨的生活,乡村腐败的景象,他在创作上摆脱了早期的古典主义倾向和南方流放时的浪漫主义情调,走上了现实主义的道路。鲍尔金诺的现实要求他必须用严谨的手法表现严肃的主题。过去被诗人认为不值得描绘的平凡事,现在有了必须真实描写出来的价值与义务。在短短的三个月里,他完成了《叶甫盖尼·奥涅金》的最后两章,写成叙事诗《科隆纳的小房》、《别尔金小说集》和《吝啬的骑士》、《莫扎特和萨利列里》、《石客》、《瘟疫流行时的宴会》等四部小悲剧、童话诗《神父和他的长工巴尔达的故事》以及近30首抒情诗。

1883年普希金再度来到鲍尔金诺村时,从事撰写《普加乔夫史》和《黑桃皇后》,并写成长诗《铜骑士》与抒情诗《秋》等。

今天我们来到鲍尔金诺庄园,看到的是整洁的木板房,成排的树木,幽静的沙径,到处是花坛苗圃、小河池塘和不惧行人的飞禽。尤其是秋天,金黄的叶子在秋风中瑟瑟抖动飘零,令人情飞神往。可是,普希金初次来到这里时,景色远非如此。那时,鲍尔金诺是个荒凉贫穷的村庄,没有花园,没有草坪,只有一片泥泞,但是却异常安静。

鲍尔金诺村位于下诺夫格勒省。1949年改为普希金文学纪念馆与自然保护区。自1973年起,每年都在这里举行普希金诗歌节,成为俄罗斯诗坛盛事。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时时彩平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莽先生和他的两幅速写,俄国文学的始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