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时时彩平台官网 > 润物无声,刘季芳称他

润物无声,刘季芳称他

2019-11-10 13:25

2017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入选项目、“润物无声———陈盛铎艺术展”昨天登陆刘海粟美术馆,呈现了陈盛铎为中国美术教育倾注一生、默默奉献的艺术人生。展览缘于一年前,该馆偶得一批上海美专早期的画作、课件及资料,为我国近现代美术教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素材,不少方面甚至填补了相关文献资料的空白。遗留下这批宝贝的主人即陈盛铎,被誉为“中国素描第一人”。他以独到的素描理念和方法培养出大批的艺术家,人们熟知的黎鲁、贺友直、汪观清等知名画家都是他的学生。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图片 4

上世纪20年代初,陈盛铎进入上海美专西画系学习。当时这所学校已然构筑了相对完全的美术教育理念和体系。毕业后,他又赴日本深造。1929年,陈盛铎学成回国从事美术教学,先后执教于西湖艺专、上海美专、新华艺专等。新中国成立后,他受聘于同济大学任美术教授,其间还曾自办过画室、到出版社辅导素描等。陈盛铎一辈子投身于素描教学。

润物无声陈盛铎艺术展这些天正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行。这是被刘海粟誉为中国素描第一人的陈盛铎先生,逝世30周年之后,举办了第一个个展。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告诉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陈盛铎教了一辈子画,也画了一辈子画。作为教师,他教学十分严谨,用自己的风范影响着下一代人。作为画家,他画素描注重线条和块面的有机结合。然而,他却从未出过画册、办过画展,唯有耕耘,默默奉献。

重庆6月12日电 “陈盛铎先生一辈子是教书匠。作为一个大艺术家却从未办过个展,也不希望宣传自己。”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阮竣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种精神对艺术生和普通观众都是很好的激励。

馆长说

画素描,陈盛铎反对“繁琐杂碎、浮光掠影的表面描写”,主张运用“结构素描”表现对象,不依赖光线明暗塑造物体,强调对结构的观察、理解和表述。他要求学生作画前先观其全貌,一目了然,从而胸有成竹、一气呵成。陈盛铎的素描示范被评价为“一笔下来就有立体感,虚实、浓淡、粗细、转折尽在其中”。

陈盛铎留日时照片

图片 5图为展览现场。 刘贤 摄

陈盛铎教了一辈子画,也画了一辈子画。作为教师,他教学十分严谨,讲课认真,对人诚恳真诚,用学生赵延年的话说,他不仅教我学艺,更教我做人。他用自己的风范影响着下一代人。作为画家,他画素描注重线条和块面的有机结合,一笔下来就有立体感,虚实、浓淡、粗细、转折尽在其中。结构清晰,形象生动。他画色彩行笔洒脱,用色明快,构图饱满,在雅俗共赏的画面中,绘就出大自然最为质朴唯美的景象。然而,他却从未出过画册、办过画展,唯有耕耘,默默奉献。

上世纪30年代末,版画家赵延年于上海美专跟随陈盛铎学习素描。他回忆:“陈老师上课,首先强调观察方法,对所画对象的整体动态感觉、大的体面结构关系、整体明暗变化等等,必须认真看清、看准。要求我们落笔要肯定,形与结构要抓紧抓准,通过大的块面塑造,使对象的体感具有张力。”连环画大家汪观清上世纪50年代曾在陈盛铎画室学画,他坦言自己至今画速写时仍在沿用陈老师的方法,一个动作用几个点来画定位,几个点一连就确定了人的结构。“陈老师对我们说,你要学画要按照我的规矩来画,光线(明暗)不能画、模特不能画,只能先从画几何模型开始。几何模型不能衬光线,只能画线条。要老师坐下看后找不出毛病了才算过关,才能衬光线。”

对于陈盛铎的名字,也许很多人略感陌生,而实际上,他在各大美专任教,并以陈盛铎画室、现代画室和新美术研究所等形式研究中国早期现代美术教育,尤其是素描教学的重要线索。他的朋友圈大师云集,他曾是杭州国立艺专克罗多教授的助教,也参与了林凤眠的艺术运动社。解放后,陈盛铎收到了两所美术机构的邀请,一是当时倪贻德所在的西湖艺专 (今中国美院),同时还有上海本地的同济大学,权衡再三,陈盛铎最终选择 留在上海了。而他的学生更是包括了黎鲁、贺友直、端木勇、蔡吉民、汪观清等。

“润物无声——陈盛铎艺术展”12日在重庆王琦美术博物馆启幕。这是对陈盛铎艺术生涯、教育贡献的一次全面呈现。此次展览共展出作品168件,包括陈盛铎20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各个阶段的艺术创作,涵盖素描、水彩、油画,内容涉及风景、人物。此外还展出教育和学术资讯,包括教程、文件信函、照片和有关回忆录。

今天,陈盛铎首次个人展开幕了。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让世人了解他的艺术,更是为了弘扬他的品格。

可见,大半个世纪以前陈盛铎就摸索出一套素描的教学体系,对于今天的艺术创作而言仍有借鉴意义。

西湖艺术运动社社员

陈盛铎是20世纪初上海留洋画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18岁进入上海美专学习,毕业后赴日本深造,1929年学成回国从事美术教学,先后执教于西湖艺专、上海美专、新华艺专等。任同济大学美术教授期间,他自办画室,到出版社辅导素描,培养了一批知名画家,如黎鲁、贺友直、颜梅华、汪观清、张祖英、张迪平等。

刘海粟美术馆馆长 朱刚

同济大学聘书 1950年

图片 6图为陈盛铎素描作品。 主办方供图 摄

开幕式现场

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对陈盛铎画家和教师身份的阐述更为清晰:陈盛铎教了一辈子画,也画了一辈子画。作为教师,他教学十分严谨,讲课认真,用自己的风范影响着下一代人。作为画家,他画素描注重线条和块面的有机结合,一笔下来就有立体感,虚实、浓淡、粗细、转折尽在其中。结构清晰,形象生动。他画色彩行笔洒脱,用色明快,构图饱满,在雅俗共赏的画面中,绘就出大自然最为质朴唯美的景象。然而,他却从未出过画册、办过画展,唯有耕耘,默默奉献。

陈盛铎几乎教了一辈子素描。他要求学生作画前“观其全貌,一目了然,胸有成竹,一气呵成”;作画时“先大胆后细心,先整体后局部,先快后慢,先直线后曲线,先粗后细,全面推进,逐步检查”;无论观察和作画都要“意在笔先,一切要有预见性,落笔不犹豫”。

展览开幕式由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主持,出席开幕式的嘉宾有:原同济大学校长黄鼎业及其夫人原上海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铁迪,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艺术处张悦。

灵岩兴国古刹,1960年8月,纸本素描

阮竣说,现代美术教育有些急功近利,重视最后成果,却不讲究过程。在展厅可看到陈老个人的构图稿。他的作品从打稿到成品的各个环节都有不同笔触和颜色加以区分。这对现代艺术教育非常重要。业内人士认为是非常好的案例,建议美术老师和学生都来看展。如何考素描考试、将来如何创作,陈老都给了很好的答案。

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同济大学建筑系主任蔡永洁,陈盛铎50年代学生代表路秉杰,陈盛铎最后一批学生代表黄英杰分别致辞,家属代表陈龙致答谢辞,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宣布展览开幕。

作为陈盛铎的首次个展,本次展览既展示了陈盛铎的个人的绘画作品,也呈现了他部分美术教学成果。在陈盛铎早年的少量油画作品和学生时代的素描中,观众可以看到20世纪初,西方现代美术和学院教育对他的启蒙,对其早期画风的直接影响。而1950年代后,他创作的素描和油画,更侧重东方美学的素简纯粹。而当时上海美专学生的这批作品虽然不完整,甚至有些稚拙,但是体现了陈盛铎的素描作品理念,让我们感受到大气、浓厚的美感,也是他在上海美专期间教育成果的最好展现,也为近现代美术教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素材。

相对于绘画技巧,阮竣认为此次展览的另一方面价值是感知陈盛铎的为人。

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主持开幕

1920年代陈盛铎素描作品

“他一辈子默默无闻,作为大艺术家不求名利,几乎没卖过画。”阮竣说,陈老生前从未办过展览。但业内认为其作品精度和艺术价值都很高。美术馆也希望借此次展览向社会公众传递一个理念:艺术作品是人文精神的载体,不仅有经济价值。

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致辞

作为20世纪初期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启蒙者与探路者,陈盛铎的艺术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陈龙评价父亲的素描教学:他对素描教学是有一套自己摸索出的方法的,和留日、苏联派当然都有联系,但绝对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理念和方法。

中共重庆市渝中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蒋学荣说,陈老以自身经验和智慧走出了一条卓尔不凡的艺术人生路。老先生不仅创作了许多影响深远的艺术作品,还培养了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他们继承传统、融汇中西,共同构成了20世纪中国美术的丰富内涵。

同济大学建筑系主任蔡永洁致辞

1930年代陈盛铎水彩

陈盛铎50年代学生代表路秉杰致辞

小龙湫,1960年8月,纸本素描

陈盛铎最后一批学生代表黄英杰致辞

陈盛铎的学生遍及海内外,其中有国内外著名艺术家、美术教育家;有建筑设计师、出版传媒系统的编创人员,以及各基层单位的美术工作者。

家属代表陈龙致答谢辞

据 1930 年代末就读于上海美专的赵延年先生回忆说:陈老师上课,首先强调观察方法,对所画对象的整体动态感觉、大的体面结构关系、整体明暗变化等等,必须认真看清看准。要求我们落笔要肯定,形与结构要抓紧抓准,通过大的块面塑造,使对象的体感具有张力。他的这一套教学方法经过其后在四五十年代的进一步提炼发展,最终形成了其特有的素描教学体系。

出席开幕式嘉宾合影

上海美专舟山普陀写生

展厅现场

黎鲁、贺友直、席素华、金铭、端木勇、蔡吉民、曾进顺、汪观清、黄振亮、任伯宏、宋治平、马乐群、王伟戌、张祖英、张迪平等画家或多或少都接受过陈盛铎的素描启蒙或技法培训。这批人中很多也是中国连环画的中坚人物。

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在展览介绍中说,润物无声陈盛铎艺术展,是刘海粟美术馆2017年度一个重要的藏品研究展,也是国家文化部2017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入选项目。此展经过典藏部团队半年多的学术梳理与研究,能够得以与广大观众见面,作为刘海粟美术馆2016年的一项重要收藏与发现,首先要代表刘海粟美术馆感谢陈盛铎先生的后辈把这些宝贝捐赠给了刘海粟美术馆来收藏,同时也要感谢陈盛铎先生的后人、学生、同事、亲朋的鼎力相助,使展览的内容呈现更加立体和丰富。

新美术出版社 聘书信封

陈盛铎先生的这些藏品,包含了他大量的素描写生、油画、个人照片、物品、教案和范画等文献资料。其中最为珍贵的,是有关上海美专早期的素描教学资料和学生作品,可以说弥补了刘海粟美术馆关于上海美专早期教育的文献和收藏空白。通过陈盛铎先生的这些藏品,真实还原了上海20世纪初期美术教育的立体图景。

画家汪观清回忆说,当时拜师学艺只有20岁,已经开始创作连环画,不过投稿经常碰壁,别人给他指路,去陈盛铎先生的画室回回炉。当时汪观清已经有了一定绘画基础,陈盛铎要求他从头开始,从三角几何模型开始画起,全部用线条,不能衬光;没有问题了,再衬光;没有问题了,再画石膏像。他教学方式是画圆得圆,画方得方,他的学生必须手眼协调,基本功扎实。教学过程虽然很枯燥,但经过短短三年的学习,投稿不再被退稿,他的教学方法称得上是点石成金。

素描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学习西方教育模式的最最主要的基础,1912年刘海粟先生创办上海美专,第一次成建制的按照西方美术教育模式开展美术教育,结束了中国几千年以来以师傅带徒弟式的、家传式、家族式的、工坊式的美术教育模式。素描教学就是其西学体系中最为重要的基础课。素描强调以科学的方法去描绘物体,通过比例、透视、光线、明暗、空间感、质感去呈现物体的真实。在西方绘画体系中,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它和中国画强调以线造型、注重提炼、注重取其精神、写其意境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绘画体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素描学科在中国美术教学体系的设置和教学,本身就是革命性的。这种革命性也包括与传统思想观念的冲突,比如上海美专的模特写生风波和开展旅游写生给传统关门造车绘画模式带来的冲击等等。素描作为中国绘画的改造,也被早期的美术教育家们普遍推崇,徐悲鸿先生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强调要把素描作为改造中国绘画的基础,推崇现代艺术的林风眠也非常注重素描教学对学生造型能力的培养。

1950年代陈盛铎素描人物

陈盛铎先生作为上海美专早期培养出来的学生,后来留学日本,回国后又担任上海美专的素描教师,他对上海美专西方绘画教学体系的丰富和完善,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刘海粟先生称他为中国素描第一人,从展览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陈盛铎先生作为中国素描第一人当之无愧。

作为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先驱之一,在早期西学东渐之路上,陈盛铎留学日本引荐西方美术,并将之传播、 推广的启蒙者和践行者。他终其一生勤学不辍、孜孜不倦,为中国美术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据陈盛铎先生的儿媳周若兰回忆,陈先生一辈子不出书,不出画册,不办画展,一生教书育人,默默耕耘,培养出许多名家大师,他的德与行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朱刚馆长在发言中说,举办陈盛铎艺术展,不仅仅是为展示他的艺术与教育,更是为了学习和传承陈盛铎先生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与境界。

晚年陈盛铎

作为20世纪早期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启蒙者与实践者,陈盛铎先生的艺术经历中,还呈现出了许多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比如上海美专早期西画教育体系的建立、作为杭州艺专克罗多教授的助教,参与了林凤眠的艺术运动社,藉此展开法国现代艺术在中国的传播等等,都是值得学界深入研究的导入切口。

展览作品:

作品 欣赏

果盒桥,1960年8月,纸本素描 ,25.329.5cm

黄山风景之四1957年8月纸本素描28.518.8c m

风景四十,1962年6月,纸本素描 ,19.527.5cm

小龙湫1960年8月纸本素描3428cm

三味书屋,20世纪50年代,木板油画 ,30.523cm

果盒桥1960年8月纸本素描25.329.5cm

编辑:江兵

风景四十1962年6月纸本素描19.527.5cm

灵岩兴国古刹1960年8月纸本素描19.828.8cm

静物之一1934年纸本水彩31.347.6cm

黄山20世纪50年代布面油画54.539cm

水乡20世纪50年代油画2330.5cm

油画风景三20世纪50年代木板油画2330.5cm

三味书屋20世纪50年代木板油画30.523cm

绍兴水巷20世纪50年代木板油画2330.5cm

月洞门20世纪50年代木板油画2330.5cm


展览时间2017年11月11日 - 2018年1月15日

开幕时间2017年11月15日 下午14:00时

地点刘海粟美术馆

主办单位刘海粟美术馆

编辑:江兵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时时彩平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润物无声,刘季芳称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