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 >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 > 琅琊令之狗续侯冠,原创小小说

琅琊令之狗续侯冠,原创小小说

2019-12-12 21:41

黄文婷
  原来并非所有的错误都会留下遗憾,有时候将错就错也能错出一段美丽说起来,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在一所华侨中学读书。在一个很普通的黄昏,我刚锁上宿舍的大门,姐姐急冲冲地跑来,递给我一盒生日蛋糕。她说她本来想搞生日晚会,但刚接到通知夜晚召开紧急会议,没机会搞了。我顺手将那盒蛋糕从窗口放入宿舍,刚好落在靠窗口的那张床上,那是刘西西的床。
  晚自修后,我到宿舍见出奇的热闹,八九个女孩子围着刘西西,个个手中拿着一块蛋糕。我猛然想起我姐姐送来的蛋糕,可我还来不及弄清这是怎么回事,刘西西便拉起我的手兴奋地对我说:“我真高兴得要命!居然有人知道我今天生日,特意给我送来这盒蛋糕,那蛋糕上面有漂亮的花朵和字母,可惜你回来迟了看不见……”我一下子傻了眼。刘西西用牙签串起一块蛋糕塞到我手中:“她们都说不知道是谁送蛋糕来,你最后一个离开宿舍,我猜那人一定被你撞见了,告诉我,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时候有人恶作剧地说:“一定是女的!西西这么丑样,哪里会有男孩子喜欢她!”西西脸上显出一点失望,她摇着我的肩:“你快说嘛!你快说嘛!”那一刻我几乎要大声宣布——这蛋糕是我姐姐送给我的!可是,看到那一张张兴高采烈的脸和西西充满期待的目光,我不忍让大家扫兴,更不忍让西西出丑。于是,我只好将错就错地说了一回谎:“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孩!”“好呀!”随着西西的欢呼,众人齐齐鼓掌。宿舍长诡秘地说了一句:“一定是哪个人偷偷地喜欢上你了!”西西笑了。
  半夜三更,西西推醒我,悄悄地问我:“那个男孩是不是我们班级的?”我摇头,她又问:“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我只好解释:“天色暗,我看不清那人的脸。”
  此后连续几个星期,宿舍周末的中心话题都是关于送蛋糕给西西的那个神秘人,虽然谈不出什么结果,却为我们驱散了不少寂寞的时光。
  渐渐地,我们似乎淡忘了这件事。只是偶尔有人向西西问上一句:“那个神秘男孩有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而西西总是无可奈何地摇头,还故意加上一声夸张的叹息,眼睛闪着温柔的光彩,带着一份“此情可待”的自信。
  毕业前夕,我们抓紧时间倾谈。西西独自靠着窗口坐着,两手轻轻地抚弄着一条粉紫色的绸带。也许除了西西之外,只有我还记得这绸带正是缠住生日蛋糕盒的那一条,她正含蓄地笑着,小巧的嘴唇弯成美丽的弧。目睹她那副样子,我很想把真相告诉她,好让她死了那份心,可我总也开不了口。
  后来,西西要跟随家人到美国定居了。我下定决心要把真相告诉她。可是,当我看见她系在发上上那条粉紫色的绸带时,我的心立即软下来。她所表露的那份怀春少女特有的梦幻般的期待,让我深深地感动,我终于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将错就错,任她带着这场甜蜜的梦想搭上飞机,飞向不可预知的未来……6年后的今日,大洋彼岸的西西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是一位美籍华人。当然,她后来终于知道了那所谓送蛋糕的男孩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但她并没有责怪我,相反,她感谢我给了她一段美丽的回忆。她还说,当她女儿满16岁,她会把这段往事当做一则温馨的笑话讲给女儿听……原来,并非所有的错误都会留下遗憾,有时候将错就错,也能错出一段美丽。

男朋友急冲冲地递给我一盒生日蛋糕。本想今晩为我搞个生曰PARTY,宴请下宿舍同事,可单位因临时有个重要接待让他回去。
  我将那盒精美的生日蛋糕放入宿舍同事吴慧的床头柜上。
  傍晚回来,宿舍灯火辉煌,满屋弥漫着浪漫飘香,姐妹们围着吴慧,手捧着切好的蛋糕,拍手唱着生日快乐的歌。
  莫名其妙中,吴慧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今天我真高兴!竟然有人知道我生日,送来这么漂亮的大蛋糕…… ”
  瞬间,我愕然了。吴慧串起一块生日蛋糕递给我说:“我们都问过, 蛋糕不知道是谁送的,你下午在宿舍,送蛋糕人一定你知道。告诉我,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时候爱说笑的小丽幽默地说:“一定是女的!吴慧也不是靓女,哪里会有男子追她!”
   吴慧有点失望,双手摇着我的肩:“你快说,你快说嘛!”
  那一刻我真想大声喊——今天也是我的生日,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可是,看着吴慧兴高采烈的脸,不忍心让她尬尴。
  我只好善意的谎言:“是一个穿米色西装,头发和皮鞋都打理得光亮的帅哥!你也成了男人心中宝了!"吴慧脸上挂满了笑……
  飘然了几天,宿舍人中心话题离不开那个送蛋糕的神秘人。
  一天夜里吴慧失眠了,半夜她悄悄地推醒我,将嘴贴在我耳边:“那个男人是不是我们公司的?”我摇头,她又问:“是不是……?”我只好说:“因天暗,看不清那人的脸。”
  从那-天开始吴慧的眼睛总是闪着温柔的光,带着一份“此情可待”的自信快乐着。闲时吴慧会轻轻地抚弄着一条粉红色的绸丝带。也许除了吴慧之外,只有我还记得这粉红色的绸丝带正是缠在生日蛋糕盒的那一条。
  后来,吴慧要随家人到国外定居了。临走前,我下决心想把真相告诉她。可当我望着吴慧那面带桃花,显得妩媚的双眸,她一会儿撑着下巴,一会儿双手捂着脸,头上的卡通发夹上还飘逸着那条粉红色的绸丝带,总是在笑着和我说话时,我竟再没勇气告诉她。
  吴慧走了,美丽的误会,所表露的那份怀春女人特有的梦幻般的期待,让我深深地感动。任她带着这甜蜜的梦想搭上远行的翅膀……            

琅琊令之鱼目混珠 | 17岁的生日蛋糕

(文/亦浓)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阿珠,给你的蛋糕。”

阿珠刚出宿舍门就碰到了骑着单车来的小凯。

“呀!还是表哥疼我,还记着我今天过生日呢!”阿珠兴奋不已,忙不迭接过蛋糕。“好漂亮啊!”由衷的赞叹,摸了摸白色蛋糕盒外的缎带,“连包装带子都是我钟爱的粉蓝色,谢谢表哥!”吐吐舌头卖萌。

“那是,就这么一个小表妹嘛,不疼你疼谁?至于这么夸张吗?”小凯一脸嫌弃的递出蛋糕,潇洒的脚踏一踩,车子漂亮的打了个旋儿扬长而去……

还得去排练室练节目呢,阿珠想了想,把蛋糕盒子放到了传达室“阿姨,先放您这里吧,我下午有事,一会儿麻烦您让我们寝室的木子捎上去,她刚打水去了。”“行啊,姑娘,忙去吧。”

木子打水回来了。

“木子姑娘,把蛋糕拿上去吧。”

“谁送的?”

“不知道叫什么呢,挺帅的一个小伙子,骑个单车来的。”

“奥,谢谢阿姨啦!”

木子欢天喜地的提着蛋糕回宿舍,心里暗暗嘀咕,会是谁呢?谁会知道我今天过生日啊?

五点多钟,阿珠哼着歌儿踏进了宿舍,赫然看到,宿舍里木子桌子上放着的蛋糕,盘子、叉子摆放的整整齐齐,那两支“1”和“7”的数字蜡烛已经插在了蛋糕上,就差点燃了,小元和乔乔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木子害羞的坐在桌子前低着脑袋……阿珠愣了几秒钟。

“阿珠,你刚回来还不知道吧?”小元神神秘秘的拉过傻愣愣的阿珠,“告诉你呀,今天是木子的生日,下午,就有一名帅哥偷偷的送来了蛋糕,还不敢直接交给木子呢!放在了宿舍阿姨那里,有人暗恋我们木子哦……”

“小元,……别说了,”木子羞涩的打断了小元的话,阿珠看着抬起头的木子“木子,你……”指着木子的头,木子半长的头发上额头那里束了一条粉蓝色的丝带,那不就是蛋糕盒子上的带子么?

“今天你……生日?”阿珠问。

“嗯,”木子点点头,“没想到有人送蛋糕吧?”小元大大咧咧的拍了木子肩膀。“有人暗恋咱们木子啦!”

“你又知道啊?”阿珠不以为然。“你看,有此为证,”小元冲着阿珠摊开手,一张粉色的方方正正的彩纸上写着“祝福美丽的小妹生日快乐!”

“好浪漫哦,美丽的小妹!”文静的乔乔也不由得凑过脑袋插话。

想着内向的木子形单影只的样子,今天的光彩照人,阿珠决定将错就错好了。

“啊欧!原来如此啊!”阿珠故作恍然大悟,“值得庆祝,木子终于名花有主,303宿舍全部脱单!生日快乐啊木子,双喜临门!”心里想的却是,还好,粗心的表哥没有落款,要不然这样子搞,咦!那麻辣嫂子不废了她才怪!

303宿舍进入了空前的热闹狂欢中……

后来,木子经常戴着那条蓝色发带;阿珠多了一件心事,有没有帅气的好哥们儿借来用用呢?小元和乔乔多了一件心事:该如何帮忙揪出那个羞涩腼腆不敢表白的爱慕者呢?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四期:鱼目混珠

武侠江湖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琅琊令之狗续侯冠,原创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