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文学著作 > 南下服楚,僖公十二年

南下服楚,僖公十二年

2019-11-17 07:02

一、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庚午,日有食之。 二、夏,楚人灭黄。 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桓公不听,遂与之盟。管仲死,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故君子闵之也。 三、秋,七月。 四、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杵臼卒。

楚成王争霸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947天 8小时 31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楚成王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楚文王时期,齐、楚已呈对峙之势,但楚国因楚文王早死,堵敖在位三年,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楚成王年幼即位,子元乱国,至公元前664年子元乱平、子文被任为令尹,楚国政局才渐趋稳定。其间历经十余年,楚国无力外顾,社会经济发展当亦受到影响。齐桓公则气势正盛,横行中原,号称“侯伯”。齐、楚对比,楚国暂时落后了。 楚成王、斗子文执政后,面对齐桓公这位赫赫威名的第一霸主,他们毫不气馁,一方面立足于实际,巧与周旋,另一方面则捕捉时机,大胆进取,在与齐桓公的争霸中,有声有色,取得了重大的业绩。

公元前671年,楚成王初立,由于齐国强大,楚国采取了尊周亲诸侯政策。“初即位,布德施惠,结好于诸侯。使人献天子,天子赐胙,曰:‘镇尔南方夷越之乱,无侵中国。’于是楚地千里。”楚国这一策略,不仅取得了与齐等华夏之国抗衡的合法地位,而且以奉周天子之命为由,大力攻伐不臣之国,开拓疆城。

郑国地处中原腹地,是当时齐、楚争夺的焦点。自公元前666年楚子元伐郑失败后,楚成王、斗子文于公元前659年、658年、657年三年中连续攻郑,郑国招架不住,郑文公已欲求和。郑大夫孔叔以“齐方勤我,弃德不详”为由反对,郑才继续亲齐。齐桓公为救郑防楚,亦连续三次与中原各国会盟。齐、楚关系极其紧张。

公元前656年春,齐桓公为遏制楚国北进,亲率齐、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八国军队南下攻楚。他们打败了楚的与国蔡国后,即挥师突入楚境。面对气势汹汹的八国军队,楚成王、斗子文毫不惧怕,沉着应战。楚成王先遣使至齐军处,责问道:“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当管仲答以“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洒”和“昭王南征而不复”为由时,楚使立即承认未进贡包茅之过,对周昭王南征不复,则理直气壮地予以驳斥:“君其问诸水滨。”齐桓公不听,仍继续进军,驻于陉。楚成王毫不示弱,亦率大军迎战,迫使齐等八国军队退驻召陵齐、楚双方一方面在对峙,另一方面亦在寻找妥协的办法。这年夏,楚成王派屈完到齐等国军队驻处进行试探。齐桓公企图压服楚国,当屈完来时,即陈八国之军,“与屈完乘而观之”,并恐吓道:“以此众战,谁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屈完毫不畏惧,针锋相对地答道:“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齐桓公权衡得失,只得与屈完盟于召陵召陵之盟,是齐、楚双方经武力对峙之后达成妥协的产物。楚成王、斗子文在齐桓公亲率的八国军队面前,沉着镇定,文武两手,以战逼和,充分展示了突出的政治、军事才干。

召陵盟后,楚国继续北上东进,与齐国争霸。公元前655年,齐桓公大会诸侯于首止,以定周太子之位,周惠王不满,使周公宰孔召郑文公,说:“吾抚女以从楚,辅之以晋,可以少安。”郑文公果然“逃其师而归”,不与盟。斗子文乘隙举兵灭弦,弦君奔黄。弦,姬姓国,又是齐之姻亲国,楚首先灭弦,是因为弦的姻亲国江、黄原为楚之与国,齐桓公霸盛时,二国叛楚与齐结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故楚成王、斗子文首先拔掉这颗眼中钉,以挫江、黄,打击齐桓公。

公元前654年夏,齐桓公率齐、鲁、宋等国军队攻打郑国,围郑新城,以惩罚郑之不盟首止与亲楚行为。同年秋,楚成王亲率军北上攻围齐之盟国许,救援郑国,这就是历史上着名的“围许以救郑”之举。由于其他各国也出兵救许,楚成王也就退兵了。但他并未回到郢都,而是驻兵武城,观察动静。许僖公恐惧,在蔡穆侯带领下,赴武城向楚成王请罪。《左传·僖公六年》载:“许君面缚,衔璧,大夫衰[纟至]?,士舆榇。”《史记·楚世家》则载:“成王以兵北伐许,许君肉袒谢,乃释之。”两者记载虽略异,但楚成王北上围许救郑,声势浩大,诸侯震动,则是事实。面对楚成王咄咄逼人之势,齐桓公也就全力攻郑,以阻止楚国北上。郑在齐等中原国家打击下,只得向齐请和。公元前651年,齐桓公与诸侯盟于葵丘,郑、许均被迫与盟。在此形势下,楚成王并不急于与齐桓公正面争夺,而是继续东略,迂回打从,以削弱对方。

公元前649年,楚成王以“黄人不归楚贡”为由,攻打黄国。第二年,又出兵灭黄。《谷梁》说:“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可见楚在灭黄的同时,又攻伐江国。灭黄之后,又继续东进,于公元前646年、六。至此,楚国势力已推进到淮河中游一带。

公元前645年,楚成王以为徐国亲齐亲中原诸国,即兴兵讨伐。齐桓公急忙会宋、鲁、陈、卫、郑、许、曹等国盟于牡丘,决定救徐。各国国君“次于匡以待之”,由鲁大夫孟穆伯率各国军队前往救徐。《谷梁》说:“次,止也,有畏也。”可见,各国国君是被迫前来抗楚救徐的,自己却不敢亲临前线。正面抗楚不利,同年夏,齐等国军队又攻打楚之与国厉,企图抄袭楚国后方,以解徐之围。同年冬,宋乘曹军远出,袭其国,楚于是乘机大举进攻,败徐于娄林。齐桓公以八国之众不敌长驱直入之一楚,足见楚成王大胆果断,齐桓公已不能与之匹敌。同年,齐管仲卒。此后两年,齐桓公虽曾伐厉伐英,以“报娄林之役”,企图挽回在淮泗地区的败势,但已无济于事。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卒,齐国霸势转衰。

楚成王与齐桓公争霸,历时十余年,结果楚国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其原因除了客观上因管仲先死、齐桓公力竭,齐国已力不从心、明显地走下坡路外,主要的则是楚成王、斗子文审时度势,谨慎谋划、奋发进取的结果。楚、齐争雄的历程,充分地显示了楚国后来居上、蓬勃发展的趋势。

“(夏)师灭项。淮之会,公有诸侯之事,未归,而取项。齐人以为讨,而止公。”《春秋左氏传》于僖十七年如是记。灭项一事,《公羊》、《谷梁》传以为齐灭,与《左传》见解相乖。有关灭项一事,鲁灭抑或齐灭,历来聚讼纷纭,以为《左传》、《公》、《谷》诸说均能成立,遂成千古悬案。由于《左传》的成书年代早于《公》、《谷》,且其叙事之完整性、可信性远非《公》、《谷》可比。所以,项由鲁灭说得到较为普遍的认可。例如,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就将项归于鲁之版图。但因未能对此说给出充分的解释,齐灭项说仍然不能彻底否决。故今人杨伯峻先生《春秋左传注》便不敢坐实任何一说。笔者无保留地持鲁灭项说,现综合《春秋》经传(凡经传俱引之事实,不出注),试论如下。笔者以为,鲁灭项一事,是在齐国霸权由盛而衰的背景下发生的,并且也正是由这一背景催化的。齐桓公即死于灭项之年冬。齐自鲁庄公十五年称霸[1]至此已逾三十年,此时齐的国势也成强弩之末,远非其盛时可比。有关齐国的这种颓态,可以从距事发前几年的记载中得到充分显示。如僖十三年,狄侵卫,淮夷病杞;[2]僖十五年,楚伐徐,齐会诸侯救徐无功,楚败徐于娄林;同年,宋伐曹;僖十六年,齐伐厉不克。[3]凡此数端,亟现齐之疲态,已不再有早先的勃勃生气。为报复两年前楚败徐娄林之役,僖十七年,齐会徐伐英氏。但齐已不敢正面与楚冲突,只是攻击楚的同盟国英氏,且不知结局如何,多半又步了僖十六年伐厉不克的后尘。由于上一年,即僖十六年,齐之盟国有淮之会,而伐英氏一役,与会诸侯又没有参与。据《春秋经》,十六年“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邢侯、曹伯于淮”。伐英氏之役,参与者仅为齐、徐,那么诸多参会之盟国极有可能委鲁统辖。由鲁出面为齐主持征伐事,此前亦有之。僖四年,即由鲁帅江、黄伐陈。[4]在齐独力与徐伐英氏的情况下,由鲁主持其余诸侯,亦甚合理。鲁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灭项而有之。表面上看,鲁取项的理由并不充分。项与鲁境悬隔千里,曹、宋、陈、郑诸国阻隔其间。灭项而不能有,确实无道理可言。但不应忽略,齐、鲁两国素有历史纠葛,在追随齐国多年之后,鲁国当局有对内交代的压力。或许正是这种压力,使得暂踞诸侯领导地位的鲁国必须有所作为,取项之举就是在这种压力下产生的合理结果。齐、鲁素有姻约传统,两国的关系并不因此而融洽。其实质是,齐、鲁为紧邻,早先国力相当,于春秋早期,均有称霸东方之雄心,两国勾心斗角,或明争或暗斗。在鲁桓公时代,鲁的国势一度压齐一头。齐与纪素不睦,鲁就联纪、联郑与齐争锋,齐则联宋、联卫、联南燕与鲁抗衡。在桓十三年,鲁、郑、纪大败齐、卫、宋、南燕联军。[5]庄十年,鲁败齐师于长勺,又击退了齐、宋联军来犯。鲁之于齐,始终不甘居其下,兼之鲁桓公不明不白地死于齐,鲁对齐便不止是不甘,而且有宿怨。齐襄公死,鲁欲在齐扶植亲己势力,送鲁女所生之齐公子纠回国。不料,被先行入主齐国的公子小白,即齐桓公所败。[6]从此,鲁与齐的关系日差。由此可见,鲁对齐桓公政权的敌对情绪差不多是先天性的。直到齐桓公在管仲的谋划下,联诸小国定宋乱之后,鲁便孤立了。从此,齐更祭起尊王攘夷的旗号,于庄十四年,会周室及郑、宋、卫盟于鄄,齐的霸势得到确立,形成了齐联众小国孤立鲁国的局面。为了摆脱孤立的局面,自庄十六年后,鲁便处处与齐保持一致。但两国间的旧有敌视,并未因鲁的屈服而彻底化解。相反,随着齐对其追随国包括鲁在内的大小诸国无休止的调遣,鲁对齐的怨恨只会加强。何况齐对鲁的敌视及领土扩张的野心,从来不曾减弱。据《左传》,齐于庄十年灭谭,庄十三年灭遂,庄十七年歼遂,闵二年迁阳。即使对昔日敌国鲁这样的大国,齐又何尝须臾忘却吞并之梦想。闵元年,齐桓公与其大夫仲孙探讨“鲁可取乎”一事即为齐敌鲁之明证。[7]只因吞鲁一事为当时形势所不允许,只得作罢。此事既见载于鲁史,则表明鲁对齐的野心是十分清楚的。因鲁无力挑战齐的霸主地位,只能藏匿其怨恨之心,事事奉齐号令行事。但这种姿态不仅有违本意,而且劳民伤财,且以国事敌,势必怨声载道。于是就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景象:因为大势所趋,鲁国,或许还有其它国家,既不情愿却又要积极地追随齐的事业。而从事这种不情愿的事业,鲁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综合《春秋》经传,即以僖公世为证:元年,城夷仪,盟于柽,[8]盟于荦;[9]二年,“城楚丘而封卫焉”;[10]三年,“会于阳谷,谋伐楚也”;[11]四年,侵蔡,侵楚,伐陈;五年,会于首止,谋宁周;[12]六年,伐郑新城,救许;七年,“盟于宁母,谋郑故也”;[13]八年,“盟于洮,谋王室也”;[14]九年,盟于葵丘,伐晋至高梁;[15]十二年,城卫楚丘;[16]十三年,会于咸,谋救杞,戍周;[17]十四年,城缘陵,迁杞;[18]十五年,盟于牡丘,救徐;十六年,诸侯戍周,会于淮谋鄫;[19]差不多年年有事。在前述一系列的国际活动中,齐国名利双收,而追随齐救难救亡的大小诸国,除了动用国力供齐驱策外,一无所获。其结果必然是促进巩固了齐的霸主地位,而令自身受到削弱。终于有一天,与事国的耐心到了尽头,而齐的霸权正好过了巅峰,也该走下坡路了。此时,齐桓公年事已高,管仲又病笃,齐的霸主地位受到联盟内部的挑战。僖十五年,宋伐曹,是齐霸联盟解体的最先信号。但从僖十六年诸侯会于淮,宋亦厕列其间一事看,宋或未受处罚。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是齐桓公已力不从心;二方面,楚、淮夷益发不可制。为了不削弱攘夷力量,齐对于宋严重违规的行径只能姑息了事。页码1 2 <

当时有实力和齐国争强的,只有楚国。齐桓公有管仲,楚成王也有子文,都是治国的贤者、名相。在子文的治理下,楚国日益强盛,也想到中原来插一脚和齐国一较高低。拿谁开刀呢?就想到了郑。楚一伐郑,郑就向齐求救。 齐桓公就和管仲商量怎么救郑。管仲说:主公您自从继位以来,救燕伐戎、平乱正鲁、复邢封卫,真的是恩德施于百姓,大义布于诸侯,如果想用诸侯之兵,现在是时候了。但是救郑就不如伐楚,伐楚就必须汇集诸侯的力量,仅靠齐国自身,我们还没有战胜强楚的把握。 桓公说:要大会诸侯就没法保密,楚一有了准备,我们还有胜他的把握吗? 管仲说:蔡国和楚国相邻,蔡国和主公您有过节,我们可以以伐蔡为名,行伐楚之实,这样就可以做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了。 管仲所说的齐桓公和蔡侯的过节是怎么形成的呢? 原来,蔡穆公把他妹妹嫁给齐桓公做了第三任夫人,这一天两人一高兴,桓公就陪蔡姬一起乘小船到池中采莲。 蔡姬是江南人,见到水就兴奋,桓公是北方人不常玩船就有点怕水,蔡姬在船上撒娇往桓公身上泼水,桓公怕弄翻了船不让他泼水玩耍。蔡姬看桓公怕水就故意晃 动小船,把桓公的衣服弄湿了。桓公火了,骂道:你这个臭婢子不能事君。蔡姬又有点不服气,桓公霸道惯了一气之下派竖貂把蔡姬送回了国。蔡穆公也生气了,说 齐侯欺人太甚,已经嫁了又送回来,这是断绝了交情。就把妹妹改嫁到楚国,还成了楚成王的夫人。 桓公本来就是出出气,以为还能送回来,没想到让蔡侯给改嫁了,还嫁给了自己最强大的劲敌,桓公从此特别恨这个原大舅子。就总想拿蔡国出气。 今天管仲提起了这个话头,桓公说:江、黄这两个小国,不堪楚国的强暴,派使者来进贡。我想和他们会盟,到伐楚的时候他们可以做内应,你看怎么样? 管仲说:江、黄两国离齐远离楚近,一向臣服于楚国所以才能存活到现在。他如果背叛了楚来降齐,楚国必然要征伐它,到那时,我们为了对诺言负责就要救它, 可它离的又太远,不救,会让诸侯们认为齐国失信,也失去了会盟的意义。更何况中原的各国诸侯,已经五合六聚,次次成功,我们不必背这个包袱,不如用好言抚 慰,但不必与它会盟。 桓公说:这两个小国离我们这么远,是因为我仁德信义才投奔我们来,推辞了会失去人心。 管仲说:我说的话您如果不信,可以把我俩的对话写在墙壁上,早晚有一天我们会为救援江、黄而犯难。 桓公不听,和江、黄两国国君会了盟,并秘密签订盟约,约定来年的正月伐楚。 江、黄两个国君说:舒国(偃姓诸侯国,今安徽省庐江县西南)对楚国历来助纣为虐,天下甚至戏称荆、舒,这样的仆从不可以不征讨。 桓公说:我会先伐舒国,剪除楚的羽翼。并密写了一封信给徐国国君。让他领兵袭击舒国。因为徐和舒离的近,徐嬴嫁给齐桓公是第二任夫人,有联姻之好,又一向与齐有依附关系,所以桓公把舒国的事安排给他。 徐果然领兵袭击舒国,桓公就让徐君驻兵在舒城,为伐楚做准备。 江、黄两国的国君各在本国预做准备,听候调遣。 这时鲁僖公又派相国姬季友来到齐国,是来解释救邢援卫为什么没参加。理由是当时邾国和莒国有矛盾,鲁国因为调节他们的矛盾才没能参加邢、卫这两次行动。 现在听说江、黄来会盟,特来说明情况,并向齐桓公表示:如果有征伐任务,我们愿意打前锋。桓公当然高兴,也把伐楚的事和鲁国做了约定。 楚国对这些一无所知,楚成王认为争霸中原必须先征服郑国,就派斗廉为大将率兵伐郑。楚军在斗廉的指挥下已经把郑的国都围了起来,郑文公挺不住了,就想请 和以救百姓。大夫孔叔进言:不能请和,齐国刚要为我们兴兵伐楚,他们以德待我,我们弃德是不信不义,况且齐国已经约定了起兵日期,我们降了楚齐军就会就势 来伐我们,那时两面挨打没有休止,为今之计只有死守。 文公就又派人到齐国告急,桓公告诉使者:你们回去可以扬言说齐国救兵马上就到,以缓解压力,振奋士气,到了约期,我会派一支军队到上蔡,约齐了各国诸侯然后攻楚。 这边抓紧了准备工作,约了宋、鲁、陈、卫、曹、许六国,都要按期出兵,名义上是讨伐蔡国,实际上是为了伐楚。 公元前664年春正月,齐桓公临朝商议征蔡,任命管仲为大将,率领吕隰朋、宾须无、鲍叔牙、开方、竖貂等人,发战车三百乘,甲兵万人,分队出发。 竖貂请求先率一军为前部,偷偷地潜入蔡境突然临城掠夺一番,可以增加斩获。桓公就同意了。 蔡国这时还蒙在鼓里,以为有楚做靠山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也就没有防备,等到齐军到了郊外才聚兵守城。竖貂在城下耀武扬威,指挥士兵攻城,一直到天黑了才退了下去。 蔡穆公认得带兵的是竖貂,也知道这人是以阿谀奉承为能的贪利小人,一个竖人而已,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太监。当年蔡姬得宠时总是屁颠屁颠的,蔡侯了解他的为人,就派人在夜里给他送了一车金帛,求他缓攻都城。 竖貂接受了礼物,不但攻城缓了下来,而且把齐侯聚合七路诸侯以伐蔡为名实际是要伐楚的战略意图也告诉了蔡侯,并嘱咐蔡侯赶紧逃跑。蔡侯吓得连夜带着珍宝家眷,从竖貂有意让开的路跑到了楚国。蔡侯一跑,蔡军溃逃,百姓四处逃难。 竖貂这下牛了,从蔡侯这边得了财,那边又跑去向齐桓公报功。一支并不强大的军队,居然拿下了蔡国都城,有本事吧! 竖貂的卑鄙这只是冰山一角,想知道全部,再往下看。 蔡侯跑到楚国见了楚成王说了竖貂的话,成王才知道齐国的图谋,赶紧备战整备军车甲兵,并马上派人召回了斗廉、斗章率领的伐郑楚军。 数日之后,齐桓公到了上蔡,竖貂接驾报功,七路诸侯陆续赶到,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率兵参战,军威强盛。这七路诸侯是: 宋桓公子御说 鲁僖公姬申 陈宜公妫杵臼 卫文公姬毁 郑文公姬捷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文学著作,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下服楚,僖公十二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