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小说作品 > 亲子日记第32天,女兵泣诉

亲子日记第32天,女兵泣诉

2019-10-22 18:56

  
  十月的早晨有些微凉,红子的妈妈想闺女了,七十岁的老人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省城。
  红子第一眼看到妈妈时,脸上明显表现出来的不高兴。隔了一天,红子让老公把妈妈送回家,给了五十元钱,妈妈很失落还有些伤心,本来是想和闺女好好说说话,这一次分别有些不舍。
  红子的理由是妈妈身体不好“小三阳”,怕给家里人传染。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怕别人不管妈妈甩给她。
  红子告诉妈妈,怕学生家长抗议,不让她教书。妈妈识大体默默回了家。
  一年后,妈妈去世了,到死再也没去过红子家。
  红子在妈妈坟头长跪不起,泪流满面还有悔恨,一度得上轻微忧郁症,心脏病,乳腺增生……      

今天下班非常早,早早的接了闺女,闺女非常开心,路上我和闺女谈起了学习的事,可是闺女一直为自己的错误找理由,找借口,感觉不是自己错,怨天尤人的!听了我非常生气,可是再生气我也压抑了自己的脾气,好好的和她说道说道,又说起了考试成绩,闺女委屈的哭了,说,妈妈我知道这次考试成绩不好,你以后不要提了,我也知道很丢人,咱这次就过去吧,我肯定努力,你看我的,看闺女委屈的泪水我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闺女,妈妈多么希望你是优秀的孩子,妈妈多么希望你不管做什么事都能认真对待,妈妈没有什么本事,能力,不想让你像妈妈一样,妈妈想让你生活的更好,所以现在对你严加要求!妈妈相信你长大了,我做的这些你都会懂的!妈妈也相信你,肯定是个优秀的孩子!

3月13日    星期二      晴

文/姚澜

      今天的天很热,感觉从冬天一下子就到了夏天,闺女第四节课上的体育课,放学的时候,非得让我摸摸她的后背,我一摸全是汗。闺女问我下午能不能穿夏天的校服,我说还不行,等天气稳定了就可以了。

“闺女,快到了吧。”——凌晨三点二十。

      今天下午先把闺女接回家,让她自己吃点东西,然后自己在家写作业,我就去幼儿园接儿子了。等我和儿子在楼下练完拍球回来时,闺女的作业已经快写完了。我问她今天的作业是什么,她说作业记在脑子里了,忘记写记录本上了。我很不高兴,因为这样记作业容易记错。“妈妈,我没记作业是有理由的。”“我不听你找理由,找理由就是狡辩,解释就是心虚!别的同学都能记下来,我看到的结果就是你没记作业!” 闺女眼睛瞪得大大的“妈妈,你好厉害啊!简直出口成章啊!你是从哪儿学的?”闺女,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闷闷的回答她“从书上看的。”“以后能好好把作业记本子上不?别光凭脑子想。”闺女在那儿点头说好,但眼睛还在冒光的看着我,也不知道记住了没。

“刚到,妈,你怎么还没睡啊?”——凌晨三点三十一。

“嗨,睡了!刚醒。”——凌晨三点三十一。

终于有机会能回家陪你过年。

航班却一再推迟,眼看着身边的乘客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儿,唯有载我归家的那架飞机迟迟不来,只好告知你飞机延误,让你别惦记。

我盼望到家的心情,从期待开始,一点点变得焦虑。熬到凌晨一点,迟到的飞机终于露了脸,我在凌晨三点半终于抵达了北京首都机场。手机开机,看到你发来的消息。

后来爸爸告诉我你一宿没睡,就是为了等我。

旧衣好穿,旧被好叠,也许只有深入行伍之人才会明白。我们作别他们大步离去,自以为离家很远,看得很开,只是岁月和经历早已篆刻好棱角分明的步行线,延展出一路回首、一步不停的留恋……

当兵走的那天是2013年9月24日,出家门前,瞥见你在日历上画上圆圈,嘴里碎碎念

“两年后的这时候,丫头就回来”,我鼻头一酸,假装没听见。

“妈,人武部通知两点钟必须到,咱赶紧走吧。”我进人武部的时候还不到两点,出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雨。

而门外,是一群像你一样等待孩子的家长。我们的档案已经被移交,不能再离开接兵干部,她定了当天晚上9点20南下的火车。你们好像被抢了洋娃娃的无助孩子,远远地望着我们,那神情,我今生难忘。

天空还是阴沉的厉害,我在过安检的时候回头看你在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哭得像个孩子, 再没有往日的淡定与从容。

这还是我那骄傲的、处事不惊的妈妈吗?怎么好像一下子苍老了那么多。鼻子突然就发酸,多想穿过人海去抱抱你,却又不得不跟着带队干部硬着头皮往前走,挪一步,再挪一步,平时总嫌安检排队时间长的我,那一刻恨不得让前面排队的队伍长一点儿,再长一点儿。

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入伍训练,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和国战士,下到通信连,成为了一名话务员。而你也终于按捺不住想念,多次打电话表示想要来驻地看我。

新兵的日子并不好过,南京湿冷的冬天让我手上生出了冻疮,班长的严厉让我变得谨言慎行、小心翼翼,训练的强度让我食量一再增大,变得又黑又胖。

我怎舍得让你看见这样的我,只能找各种理由一拖再拖。你似乎从女儿的推脱中觉察到了什么,来驻地的心情愈发强烈,我最终松口,是在转成上等兵的那天。

你来我驻地两天,陪我吃了食堂的饭,你说快冬至了,问我有没有饺子吃,“嗨,都一年没吃饺子啦”我随口的一句话,第二天早上全连吃到了热腾腾的饺子。炊事班长告诉我,你很早就敲开了炊事班的门,还一再的道歉。

一百多个人的伙食,你包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看见你走出食堂直不起的腰。

送你到东门口坐车离开,我的泪就像决了堤的大坝,再也忍不住。手机里收到你发来长长的短信。

“闺女,妈妈知道你在部队不容易,虽然你从来都不说,但是这两天我能感觉到你的压力。你是带着梦想来的,妈妈尊重你的决定,但妈妈也心疼你,妈妈不在乎你能飞多远多高,妈妈只关心你过得开不开心,过得快不快乐。如果今年考学没考上就回来吧,妈妈等你回家。”

你总是尊重我的决定,尽管你从来不舍得女儿离你越来越远,但你从未阻挠过我,何其有幸,今生能成为你的女儿。

时间的转轴转到2015年8月,我在第一次军考中败北,高考后第二次与心中梦想失之交臂。本答应你退伍回家的我在离退伍还有三天时突然变卦,电话那头是你长久的沉默,但最后你还是成全了我。

后来的我才知道,原来你在那之前已查出来癌症,但你从未让女儿觉察,粗心如我,该是世上最傻的女儿了。

休假回家时看到你因化疗掉光了所有的头发,看到你虚弱的身体,心里万般滋味,我不敢哭,我怕影响你。

我只怪自己粗心,只怪自己大意,竟没察觉出什么不对,明明打电话好几次都是那么的嘈杂啊。你心疼的替我找好理由——“全家人都商量好了故意瞒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呢。”妈妈,女儿除了惭愧就只剩下惭愧了。

2016年8月3日,我收到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你比我哭得厉害。你说“还好还好,闺女如愿了。”

也是在这时候,爸爸才告诉我,你那段时间几乎夜夜失眠,我复习备考,你怕我承受太大的压力,怕我再次失败,怕我意志消沉。

你看看你,你一直都担心我承不承受得住,你的身体真的吃得消吗?你总怨我报喜不报忧,妈妈,有你这样的好妈妈,女儿还会有什么忧呢?

科大的学习和训练强度都很大,五年不曾学习文化科目的我要赶上这里的学习节奏有困难,我着急,却还是学不懂高数,搞不清线代。

我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你,不说什么,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听见熟悉的声音,我的眼泪就再也不听话了。

你在电话那头鼓励我,安慰我,你说“闺女,别让自己那么累,你要强,但同学们也都是各个地方选拔出来的精英啊,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别着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后来,我不再焦虑,一步步走,一步步学,踏踏实实听课,踏踏实实训练,最后的成绩倒也不算差。

妈妈,你总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让我获得内心的安静进而更努力向前!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牵挂是你,有一份惦记也是你,有一种唠叨是你,有一种放心不下还是你!

你总说“迎客面条送客饺子”,尽管离家已是第五个年头,每次离开你还是给我做手擀皮儿包的猪肉大葱馅儿饺子,你说我爱吃。尽管在外面吃过大大小小餐馆饭店,最怀念的是出自你手的油焖大虾、西红柿炒鸡蛋、酸辣土豆丝、大蒸饺……

妈妈,你替女儿操劳的太多了,我多想也能替你遮风挡雨。

假如真有来生,咱娘儿俩换换吧!让我也给你当回妈妈。

时光啊时光,也请你高抬贵手,别再化作白发爬上母亲的鬓角,只因她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啊!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小说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亲子日记第32天,女兵泣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