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小说作品 > 猎命师神话

猎命师神话

2019-11-24 12:29

是了。 重新聚精会神,安倍晴明运起全身功力。 魔舌灿烂。 海的力量深不可测。 早在安倍晴明召唤遮蔽日出的大雷雨时,他也同时对底下的大海施了咒。 那一道又一道不断鞭笞大海的雷电,就是来自安倍晴明诚挚的恳求。 咒的祈力很强,所需要的时间也越久,八岐大蛇与舰队对抗,漫天咒兽飞舞,都是伏笔,都在帮这一道“大祈神咒”的发挥效力争取宝贵的时间。 安倍晴明善“咒”,其力量,主要来自于召唤。 神兽或异怪的召唤皆无法凭空而来,平日便得用咒培养关系,用法力喂养。 是以召唤术又大致分为两种。 其一,是借着周遭环境的五行原理召唤出相应的咒兽,比如在深山里可以借着满山古木召唤出树精,在河边召唤出水怪,在暴风来袭时请风魔现身。 大自然的力量无穷无尽,条件越好,召唤出来的神兵咒兽也越厉害。 若施术者的周遭环境无法支持所求,想来个“无中生有”,便得使用方法二——事先搜集足够的“灵”,施咒,将“灵”灌注在纸上,再将纸折成大致的模样,暂时封印起来,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将充满灵力的咒兽释放。 这个施咒法不仅有备无患,又能灵活运用,更重要的是,安倍晴明等于随身都带着一支个人的灵力大军。 安倍晴明已经花了很大力气召唤风驰电掣的大云雨。 现在,埋在大海里的咒也应该成熟了。 “大神祈咒——天无边,海无界。” 安倍晴明一舌念着世间能够理解的语言,一舌念着无人能够解读的魔语:“海神允我,百丈巨妖!” 巡洋舰四面八方的海面,高高隆起。 隆起!隆起! 水面不断拔高,聚拢! 水——恐怕是这世界上最有形,也是最无形的“物质”。 咒力爆发,海水高高隆起,凝聚成高达上百公尺的巨大水海妖。 “太了不起了。”服部半藏赞叹,不住点头:“这是何等伟大的阴阳术!” 说是海妖,可海妖无眼耳口鼻,无首无身,只有非常粗略的人形手臂,海妖巨臂“目前”一共有八只,挡在巡洋舰前形成八道无比壮阔的水之城墙。 海的力量无与伦比,是大自然之最,绝不轻易受到任何势力的操控,纵使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也无法全盘掌控海的力量,仅能借着海妖巨臂的力量协助巡洋舰防守。 即使如此,这恐怕还是全世界最强的防守! 巡洋舰直扑航空母舰而来。 “各舰攻击!”安分尼上将看出意图,大声下令:“将刘易斯号打烂!” 靠近被忍者俘虏的巡洋舰附近的军舰,当然老实不客气地开炮。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只是那些直射而来的炮弹根本打不穿充满咒力、又异常厚实的海水,每一发,每一炮,在海妖巨臂张开的大手掌里失去前进的动能,尽数落到了海里。 表面上,人类的科技力量终于到了极限。 实际上,正在施法操纵大海的安倍晴明,体力与法力也快透支了。 但绝对不能倒下! 放任这样的无敌舰队逼近东京,接踵发生的事不需安倍晴明的脑袋也能预见。 不行。 绝对不行! 虽然身上有一半的血液来自于巨妖九尾狐,但安倍晴明真心真意想保护他喜欢的土地,当年才会答应徐福如果真有人类大举入侵的一天,一定要倾力相助。 那一天,就是这一天。 安倍晴明全身发出黑色的魔光。 “务必要在这里拦下你们!” 一利一弊,大雨飘摇,海妖巨臂又弄得四周大浪此伏彼起,纵使是巡洋舰船身也是剧烈摇晃,要是此时开炮攻击其他船舰,炮弹也会自个儿打到海妖巨臂无法穿透过去。 也好,反正原本就不巴望采取用炮火击沉航母的便宜之道。 短兵相接才是货真价实的战斗,所有的忍者都如此坚定以为。 大雨滂沱,越来越密集的炮弹声几乎要穿透了海妖巨臂。 “怎么办?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航母啊!” “继续开炮!不要停下来!” “快!近距离给它巡弋飞弹,不需要顾及其他船舰!” “战斗直升机看看能不能直接冲过去!” 美军越来越惊慌,炮越打越多,安分尼上将的眉头也越来越紧。 鱼雷自然也发射了好几枚。 只是海妖巨臂在海底筑起的防御更扎实,犹如百爪章鱼,直接将微不足道的鱼雷拨开,扫进了海沟深处。 “大家准备!”优香在指挥塔上大吼。 不管是甲贺忍者还是伊贺忍者,这两个过去长期互战互噬的暗黑忍族,一脸肃容站在服部半藏身旁。团团围住,用身体保护着他们的主人……他们的英雄。 “让开!”雷力自上俯冲。 来自天上的霸权者也朝巡洋舰开火了。 不只雷力,十几台F22战斗机都从高空射出精密的空对地地狱火飞弹。 嗉! 嗉! 超高破坏力的空对地飞弹划破天际,还兼具了穿透力最需要的速度。! 安倍晴明身上的黑气大盛:“拢!” 好几只巨大的海妖手臂高高举起,张开并拢,拦在被忍者挟持的巡洋舰上空。 十几枚威力强大的飞弹尽数爆炸,却只是将巨大厚实的水块给击碎。大水摔落在巡洋舰甲板上,冲在这一千八百个忍者的头上,却没有人被冲得东倒西歪。 他们的视线,盯着前方越来越清晰的航空母舰。 心,却集中在甲板上。 或许这是仅有的喘息机会,服部半藏半蹲在地。双手施展忍咒,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可以疗伤的黄金时间,让忍咒进入体内,配合血族得天独厚的优异体质进行自我疗愈。 这个姿势,让服部半藏征服了每个长眠忍者的心。 战场上,绝对没有比伟大的领袖身先士卒,与所有人并肩作战的画面来得激励士气。看到服部半藏身先士卒,在所有忍者之前就身受重伤的画面,无不动容! 优香从指挥塔一跃而下,落在甲板上服部半藏身边。 “前辈!”优香咬着牙,涨红着脸。 “嗯。” “我一直很喜欢看电影。”优香握紧拳头。 电影? 这个时候提电影做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话,难道说我也喜欢吗?服部半藏只是淡淡看了优香一眼。 “那个……电影里常常这样演,两军交战前,主将啊……主将都会来个简单的演讲,很热血的那一种,通常讲完大家都会变得很杀耶!”优香感到很难为情,但还是非讲不可:“前辈,其实我想了几句简单的台词。” “……”服部半藏差点笑了出来。 这个少了根筋的大胸部女忍者,真想用力上一下啊。 服部半藏点点头,闭上眼睛时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优香大喜,霍然站起。 “今天我们不分甲贺,不分伊贺……我们之间再也不分彼此!” 优香晃着过于巨大的胸部,热血地大吼:“两船相接的一瞬间,让我们一起把命留在敌人的首级旁!为捍卫我们的食物而战!” 近一千八百名忍者齐声豪吼,热血沸腾。 “捍卫我们的食物!”“捍卫我们的食物!”“捍卫我们的食物!” 千古以降,忍者作为无数战争的先锋,却无人记忆。 低调是他们唯一的战斗风格。 不被记忆是他们的最高荣誉。 但从下一刻开始,这些忍者要肆无忌惮地大杀一通。 远在百里之外的故乡,永远都会记得第一场胜仗是由谁夺下。 逼近,六百公尺。 ……五百公尺。 炮声不绝,海墙不穿。 “航母上,我们有多少兵力?”安分尼上将,终于难掩绝望神色。 “除了一般兵外,拥有两栖陆战队两千名,但……”副官咬牙。 但,抵挡不住的。 绝对不能沦陷的航母,防得了任何飞弹,无视任何鱼雷,不畏惧敌机威胁。 最后,竟将栽在如此愚蠢的近身肉搏战上! 五百公尺。 四百公尺。 捍卫我们的食物……捍卫我们的食物……一千八百名忍者在甲板上慷慨激昂的豪吼声,穿透了喧嚣的大风大雨,终于来到耳朵可以听见的距离。 三百公尺! 忽地。 一道雄浑至极的白色光芒,从航空母舰的甲板底侧的悬栏上,凶猛冲出! 白光宛若烈日,击穿了一只挡在巡洋舰前的海妖巨臂。 号称绝对防御的海墙彻底爆碎! “……”服部半藏,呆呆地睁开眼睛。 “……”安倍晴明,难以置信地看着航母甲板底侧。 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黑影,摇摆着脱了毛的小小尾巴。 “再怎么说,我都是……” “姜子牙的猫啊!”

“白线儿,走吧。” “徐福很危险,先不说他的力量已经大得无法想象。京都早已是血族的禁脔,就算是一千个猎命师联手攻进去,生还者也数不过五根手指。” “我不是一千个猎命师,你也不是一千个猎命师。我们两个加起来,如果还不能直捣地下皇城杀死徐福,这世界上也不会有人办得到!” “也许,这世界上真的没有……” “臭猫!当年我们一块帮助铁木真,杀得西域血族一蹶不振的豪情壮志,你不会通通忘了罢!” 忘了吗? 航空母舰甲板上的老猫,凝视着高踞高空的那张脸。 凝视着,千百年前的古老回忆。 回忆中,那一夜,老朋友的那一张脸,模糊难辨。 只因那一夜老猫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无法正视着那个老朋友。 “乌禅,我的朋友。活着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我从人的身上学到了满足,或者是你所鄙视的懦弱。我宁愿就这么平平静静地活下去。不再有什么挑战,不再有惊心动魄,简简单单,就是一只猫所向往拥有的和平。” “……” “乌禅,罢了。没有人能一直当英雄的。也别……老是强迫一只猫跟在英雄的旁边。” “……” “这世间要美好,就别老是将烦恼揽在自己身上。老朋友,随时欢迎你找我共赴大漠甘泉。我一直怀念着坐在铁木真旁,一起吃着西域葡萄的时光。” 老猫连老朋友的背影都不忍再看一次。 那夜选择转身离开的,是它。 七百多年了。 每一天,老猫都为了无法将老朋友最后的背影刻在记忆里,而悔恨着。 七百多年了。 悔恨了二十六万个夜晚,没想到最后老猫自己也踏上了相同的旅程。 此时此刻,强大的敌人节节逼近,黑色老猫面对着魔气猖狂的大海,心中想着的竟然不是如何打倒传说中的强大敌人。 第一个撞入心头的,到底还是……七百年前,老朋友的那一把孤独长枪。 ※※※ 暴雨笼罩的天际上。 功力摧升到极限的安倍晴明,额头尖迸出了一条血线。 为了对抗“铜墙铁壁”异化成的命格结界,大祈神咒不断强化海妖巨臂的力量,试图将刘易斯号推送向前。安倍晴明所剩不多的法力,汲水似一股一股从体内拼命压榨出来,除了守护刘易斯号,还分出两只海妖巨臂往前拍打。 “铜墙铁壁”既然号称铜墙铁壁,自然承受得了千军万马的攻击。 问题是……这两只海妖巨臂的力量还在千军万马之上啊! 守护住美军航空母舰的命格结界,被海妖巨臂这么重重一拍,又一拍,然后又一拍又一拍,竟给拍出了气场裂痕。刘易斯号又往前逼近了五十公尺。 “真厉害。”杀人婆似乎对结界遭到破坏不感讶异,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活得越久,果然就越厉害呢……咳……咳、咳咳……” 轰咚! 此时,原本抱头鼠窜的八岐大蛇竟卷土重来,趁着所有军舰都忙着对付海妖巨臂的时候,在大海底溜过数枚鱼雷的夹击,一锁定,便在航空母舰正下方直接上冲,想办法给人类的主力来个翻天覆地的震撼。 只是“铜墙铁壁”是全面性的防御,八岐大蛇这一撞,只撞得自己眼冒金星。 “那怪物也不能小觑啊。”老者瞪着海面下。 根本不需要特意凝神敛心,就可以感受到那头凶兽所负载的庞大能量。 只存在于数千年巨兽身上的霸王命格——“吞食天地”。 “铜墙铁壁”碰上了“吞食天地”与“大神祈咒”的携手连击,无论如何讨不了好,幸好人类的炮火提供了不少对付海妖巨臂的力量,否则一下子“铜墙铁壁”就会分崩离析。 说得轻松,做来辛苦,使劲突破的安倍晴明异常困顿,额尖裂开血线的他,已有半边脸妖化成了传说中的大妖九尾妖狐。 藉助着原已割舍不用的戾气,安倍晴明将法力一点一点压榨出来。 如今,只要能将这支舰队拦在海上,即便是要邪化成九尾妖狐也在所不惜吧。 只是…… “现在后悔分化妖力给了‘那一个人’,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安倍晴明苦笑,继续操使海妖巨臂拍击挡在前方的命格结界。 ※※※ 甲板底侧上的老猫,还没停止它的苦涩追悔。 听说,也仅仅是道听途说。因为那场征战后只“一人”独自生还。 乌禅率领的蒙古舰队,在大海上遭遇了吞噬雷电风雨的龙卷妖怪。 七百年前徐福那厮亲自布下的邪恶阵仗,比之今天,恐怕还凌驾在上吧。 “老朋友,在海上碰到凶恶龙卷风的你,一定很气我没有在你身边吧……” 白线儿叹气:“现在,我或多或少明白了你的心情。” 眼看着命格结界即将崩毁,眼前的安倍晴明果然名符其实。 时间所剩不多,那么…… 一口气决胜负吧。 白线儿的身影虚幻膨胀,三千年的道行轻易地张开异度空间,白线儿的躯窍已幻为虚无,取而代之,一股耀眼的灼热冲射出去,直扑凶恶拍打结界的海妖巨臂。 那股生气蓬勃的狂热。 那道无法逼视的强光。 那九对象征绝对生命与绝对死亡的骄傲翅膀。 “太古召秘——敦煌太阳鸟!” 两只海妖巨臂被九对张开的耀眼翅膀给割开,咒力消解,海水蒸散。 人类的炮弹在敦煌太阳鸟的狂热飞翔中,也毫无抵抗地熔解坠落。 那又是什么怪物? 犹如烈日,不可逼视。 纵使尚在其余海妖巨臂的笼罩守护之下,再一次,刘易斯号巡洋舰上这一千八百名视死如归的忍者有了绝望的感觉。战栗,空洞,发冷,一片空白。 绝望,当然不意味对死亡的畏惧,更不代表害怕。 这一千八百个忍者,原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只是。 想死在对的地方。 “那是什么?”安分尼上将目瞪口呆。 “要对……那东西攻击吗?”副官倒抽一口凉气。 “不!”虽逢惊人异变,安分尼上将到底是一代名将,对敌我之分瞬间了然:“全军听令,继续朝刘易斯号集中攻击!” 眼花撩乱的飞弹,像庆典烟火朝刘易斯号拼命施放。 千里火,万丈光。 每一滴落下的雨都饱满了光的反射,晶莹剔透,成烟。 “不虚此行。”杀人公忘了他最擅长的呼吸。 “再无遗憾。”杀人婆深深震撼。 天底下再无一个术,胜得过这种纯粹的力量了吧。 “不论谁胜谁败,都是了无憾恨的结果。” 化成敦煌太阳鸟的白线儿,热焰万射,火翅又扫开了一条海妖巨臂。 焰化成雾。 海妖巨臂崩落又生,生又急速聚拢,扑抓着骄傲展翅的太阳鸟。 太阳鸟不闪不避,火翅拍甩,流焰四射。 半张妖狐脸的安倍晴明怒道:“我……可不认同!” 一半的忍者跪了下来,另一半的忍者竟然视线模糊。 优香猛抓着头发,咬着咸咸的下嘴唇,眼神避开了她最尊敬的背影。 “徒子徒孙们……还不到放弃的时候啊。” 服部半藏平静地高举右手,指尖上的卍字苦无闪闪发亮。 “如果敌船上真有传说中的那一族人,今日,就是我服部半藏最强的一天!!”服部半藏无视满船的绝望,犹自大笑:“踏上航母后,且瞧瞧你们老大的手段!” 在神魔大拼斗之际,高空中,还有一个人。 区区一个毫无术力的人类,却无论如何不想被忽略。 雷力。 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眯起了眼,动了动手指。 一枚飞弹笔直地掠过倾盆雨下的乌黑天际,朝着安倍晴明呼啸而去……

这个世界上,竟存在着比炮击、比飞弹都还要威猛的力量。 灼烈的白光轰爆了拦在前方的海妖巨臂,海墙散落之际,凌驾在想象之上的高温将施了咒的海水瞬间吹成蒸气,吹上了刘易斯号巡洋舰的甲板。 吹上了,服部半藏毫无表情的脸。 “趁隙开炮!开炮!” 美军的唯一共识,便是不断开炮阻止极度危险的忍者群。 顷刻间,炮弹如雨横射。 “大神祈咒——天无边!海无界!” 安倍晴明瞪着甲板上的老猫,十三指飞快结印。 史上最强的阴阳师浑身发出黑色魔光,令乱舞的大海瞬间重振旗鼓。 海水拔升,聚拢成臂。 新的海妖巨臂重新拦在刘易斯号巡洋舰前方,承受人类军舰的炮击。 只剩下区区三百公尺。 区区的三百公尺! 不知何时,竟站在航空母舰指挥司令塔上的两道黑影,无人注意。 一个驼背佝偻,一个瘦矮如猴。 “命力剧拓,铜墙铁壁。” 驼背佝偻的黑影,是个老到快没老朋友的超级老婆婆。 老婆婆双膝下跪,左掌按着自己的额头,右掌缓缓地朝着司令塔顶端按下。此刻她正施展威力强大的命力结界!唯有积贮了五百年以上的命格能量,才有办法将如此庞然大物给紧紧包覆住。 只一眨眼,“铜墙铁壁”的命格能量便充盈了整艘航母。咒力点燃了结界,结界能量超出了航母的承受力,往外膨胀,将不断逼近的刘易斯号巡洋舰轻轻一震。 虽有海妖巨臂倾力相托,刘易斯号却古怪地迟滞起来。 “老身也来。” 瘦矮如猴的黑影,是个被岁月折腾到极致、连胡子都长不出来了的老者。 老者揣着怀里的小白猫,小白猫低声嘶叫,老者混浊的眼珠子突然打开了条缝,右手双指成戟,在指尖上形成一团肉眼无法看见的命格能量球。 命格能量球越来越大,浓烈的能量几乎膨胀到肉眼可见的躁郁黑色。 “准备好了,那便——”坐在航母甲板底侧的老黑猫,轻轻吹了一口气。 一口气,化作一道骄傲的白光。 无须酝酿,这么强大的法咒却毫不需要酝酿! 浑厚的白光像一支长戟,一口气狠狠刺穿了三只海妖巨臂,捅出一个大缺口。 “命力碎结。”瘦矮老者的眼缝中迸出光来,能量球从指尖上溜滴滴地弹射出去:“去吧,‘万念俱灰’,去吧!” 当能量球掠过海妖巨臂的创口时,强大的大神祈咒完全使不上力,便让命格“万念俱灰”好整以暇地掠过了重重厚实的海墙,来到刘易斯号巡洋舰上空。 老者五指箕张,隔空一抓。 “万念俱灰”能量球登时破碎,化成上千弹丸,伞形下坠。 远在天际之上的大阴阳师,目睹了眨眼便发生的这一切。 目瞪口呆,就连安倍晴明也无法分暇以对。 命力轻易贯穿了肉身,刘易斯号上的一千八百名忍者,瞬间脸色大变。 这两个年纪加起来超过一个朝代的猎命师,可不是一般的老人。 他们比一般的老人活得都要久。 漫长人生有至少一半的时间,这一男一女在猎命师的族群里,都与“超强”二字沾不上边,甚至与“高手”两字也不会被联想。 他们的平凡,令他们避开许多来自其他高手的挑战,让他们免于出赴高危险的任务,渐渐,那些族人口中所谓的“超强”,一个一个将他们的生命还给老天爷,或送给了可怕的敌人。相反地—— 他们平庸地活下来了。 活下来的每一天,都有意义。 目睹了五次自己的子孙彼此残杀,担任了十四次冷血的祝贺者,每多活一天,每多看一次早晨的太阳,每多一次不贪心的呼吸,那些“弱”,那些“平凡”就会多累积下一点点——他们就比过去的自己还要“强”上一点点。 迟了,也只是迟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百岁过后,他们终于与那些被称为“天才”的年轻猎命师拥有相同的力量。 一百二十岁过后,他们终于拥有轻易抹杀“天才”的必杀技。 一百四十岁过后,他们终于,终于从那些天才、那些高手、那些强者含糊不清的口中,听见了“……你们……这……这两个……老……怪物……”的颤栗尊称。 杀人公,杀人婆。 眼见世界大战爆发在即,这两个怪物便跟随着大长老潜上了这一艘航空母舰,一句话也没问,一个想法没提,只晓得跟着大长老征战便是。 而现在,他们心底暗暗感激大长老命令他们相随此行,只因—— 眼前的敌人如此之强,超乎想象以倍计,可见大长老对他们两人的看重!

“最后——百雷!” 一个雨战神天狗豁尽全力,弯弓,一口气射出烟火般的雷箭。 雷箭如雨。 “快散开!” “不好!” 两台来不及躲开的F22战斗机着了道,遭到空中斩首。 使出绝招的那一个雨战神天狗,翅膀没力气到垂了下来。 “吃下这个!” 绝对不同情杀害同伴的敌人,雷力杀红了眼,从副机射出一枚飞弹。 命中。 这一发,就直接将筋疲力竭的雨战神天狗轰回了属于他的异界。 “跟那只铁鸟同归于尽!” 一个翅膀负伤的雨战神天狗,以全速冲向雷力的主座机。 还能飞、还能战的四个雨战神天狗都知道,若非那三只齐心合力的铁鸟,这片天空早就是他们的了。还不了安倍晴明的人情,实在不甘愿! “少来。” 拒绝牺牲,雷力冷冷闪开的瞬间,还赏了雨战神天狗十几发鹰爪机炮。 护身波早就在一波又一波的交手中给彻底打烂了,雷力这几发鹰爪炮弹在雨战神天狗的身上穿出好几个洞。 像一只不再恋栈天空的鹰,雨战神天狗壮烈坠海。 “敌人的主力还有三个!大家不要松懈!” 雷力冷静又炙热地指挥,亲手争回同伴与他的天空。 雷达上,终于出现了一大堆巨大的光点。 ——敌人的舰队终于接近双方默契中的大海交战区。 “长官,卫星显示,敌人的战机正在甲板准备就绪。” 情报官看着军事卫星实时从外层空间传下来的分析数据,说:“至少有一百架F16战斗机会担任敌人的首波先锋。” 一百架,数目惊人。 不过还没有到足以威吓如斯舰队的程度。 “飞行甲板没有被破坏的舰艇还有几艘?”安分尼上将沉着地说:“计算一下可以执行第二架次的战机。” “是。”情报官统合各舰回报的情况,很快便说:“估计起来,第二攻击架次的F22战斗机还有四十至四十七架可以起飞,如果还能争取到半个小时修复部分军舰的起落甲板,至少还有二十架能飞!六个小时后与后续赶到的他国舰群会合,得到支援后,将完全恢复战力。” 点点头,安分尼上将:“好,准备迎接贵客。” 就等这一句话。 “所有潜舰待命。” “反飞弹系统准备完毕。” “超音速反潜舰飞弹待命。” “反电子脉冲系统再次确认完毕。” “预警机已先行起飞。” 正当第七舰队努力从让人眼花撩乱的怪物攻击中重整旗鼓,预备与日本舰队正面交锋时,一艘巡洋舰默默地驶离原先的路线,头一歪,朝航空母舰的方向前进。 “刘易斯号,刘易斯号,你的航线已偏离。” 邻近的驱逐舰一边对付着苟延残喘的镰兽,一边简单发出警告。 巡洋舰没有响应,沉默地继续朝航空母舰前进。 “刘易斯号,请注意,请注意,你的航线已偏离!请立即更改航线!” 巡洋舰不仅不理会,还加快了航速。 驱逐舰与巡洋舰之间的距离,已缩短到肉眼即可感觉到强大压迫感的地步。 “刘易斯号!刘易斯号!请立即……” 正拿着对讲机,发出警告的副舰长瞠目结舌。 巡洋舰甲板上的每一座炮台,都对准了几乎要擦撞上的驱逐舰。 “这是……”驱逐舰的舰长说不出话来。 与他遥目相望的,是一个站在指挥塔里的陌生东方女子。 东方女子向他甜甜一笑。 轰隆声大作。 迅雷不及掩耳,短兵相接的驱逐舰立刻遭到无情的炮击毁灭。 此一巨变,瞬间让第七舰队整个大惊。 甲板上的炮口随即一转,立刻又对准了一艘挡在前方的小型驱逐舰。 ……对方驱逐舰所有的炮口都朝着天空。 又一无情的轰隆炮击,驱逐舰遭到贯穿,引燃油气,爆炸!! “哈!” 身受重伤的服部半藏,昂然站在巡洋舰的甲板上。 虽然无法完美地直接进攻航空母舰,毕竟还是达阵了计划中次等备案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用巡洋舰撞击航空母舰,将船上的忍者一口气倒了过去! 如果这一千八百个忍者全都攻上了航空母舰,就算守护在航空母舰上的是最精锐的两栖特种部队,恐怕也挡不了那犹如黑色毒龙的忍者猛攻。 一旦最重要的航空母舰被摧毁,第七舰队恐怕就要重新考虑进攻东京的计划。 服部半藏发出一声穿越云雨的清啸,单手高举。 ——信号。 “你办到了呢,素未谋面的伟大忍者。” 神情疲惫的安倍晴明俯瞰下方,有些感动。 “现在全靠你了,素昧平生的大阴阳师。” 服部半藏仰着头,看向天际。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小说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猎命师神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