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小说作品 > 猎命师传奇,大风起兮

猎命师传奇,大风起兮

2019-11-24 12:29

棋局分出胜负,又起新局。 又过了数百夜。 而这一夜,膨胀饱满的月亮,像是要滴出黄色的汁来。 今夜没心思与徐福弈棋,安倍晴明独自漫步护城河边,排遣牢骚。 从未被记忆的事件,就发生在这一轮即将染血的满月之下。 七日前,毫无征兆,位于出云的“十拳结界”不知为何又破。 八岐大蛇兴奋脱困,立即吞下了结界附近三个村庄的一千村民,又在蛮荒山区里横冲直撞,吃了好几百个傻眼的妖怪,举目望去,眼界所及活生生的东西都吃光后,随即潜入河中。 八岐消失了,而河中的数百上千个水妖也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几个侥幸逃过一劫的妖怪,慌慌张张赶来告诉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非常困惑,掐指卜卦:“二十年前才布下新的结界,没道理这么快又破。难道八岐的修炼有了新的造化?咦……怎么算,都算不到八岐现在在哪?” 阴阳平衡。晴明深知凡事不能太绝,否则便会累积反噬。 上回不仅藉徐福之力驱退八岐,八岐的体内也被晴明下了两个咒。 一个咒是“万梦沉睡咒”,足以让八岐平平安安地睡上一百年,这一百年里八岐的八颗笨脑袋将做足一百万个梦,不算虚度。 另一个咒是“千里箍”。 百年后八岐梦醒,必定会趁十拳结界的力量变弱,破出作乱。 作乱便作乱吧,总不能老是压制着它,但等到八岐过足了食瘾,到时便能藉千里箍咒算出八岐的栖身之处,再度施法收服起来。 可是,现在怎么算,都找不到庞然大物的八岐。 “难道八岐游出了海?游出了千里之外?”安倍晴明忍不住自问。 或许吧。 大海里的海妖身形庞大,八岐可以吃个过瘾,出海觅食不算意外。 但,有件事令安倍晴明非常在意。 即便八岐现在出海逍遥,可十拳结界的力量是徐福亲手封印的,附着五行,距离上次封印不过二十年,结界的威力依旧强大。 八岐大蛇非常凶暴,但毕竟是只笨蛋畜生,就算莫名其妙从“梦万沉睡咒”中醒来,也只知道用巨大的蛮力冲撞,哪晓得配合五行方位、解开结界? “有人破了徐福跟我下给八岐的咒?”安倍晴明皱眉。 如果是真的,会是谁呢? 不是徐福,不是自己,论结界之强,除非日本国所有的阴阳师一起连手,否则结界不可能破。还是,日本国内还有自己还不认识的天才阴阳师? 又,如果只是想纵放八岐作乱,来个幸灾乐祸,尚可理解,可八岐现在又彻底消失,感觉起来就像是有人“偷了”八岐大蛇一样? 到底是谁有能力偷八岐,偷了又要做什么? 总之不会是好事。 而如果对方有能力偷走八岐,那么,那一件所谓的“不会是好事”,肯定将着落在安倍晴明的身上。 说不定,还要与八岐战斗。 年龄几乎与这个国家的历史一样长,八岐,是一头拥有悲伤命运的超级大怪兽。它吃饱了便很乖,虽然很丑……不过睡着了的模样还是颇为憨厚。 可惜八岐命运乖违,它的食量大到无法与天地万物平衡,不是天灭,就是它亡。吃不够时就暴躁异常,为了吃到更多的东西,不惜冲撞与它对抗的一切。 或许长期沉睡最合适八岐。 偶尔几百年放风一次,再让它继续安睡下去,应该才是平衡吧。 “八岐,我一点也不想伤害你。” 安倍晴明叹气。 这二十年来,自己的法力与咒术是二十年前小毛头的数以倍计。 若战斗避无可避,这一回,八岐可有得苦受。 忽地,空气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灼热。 “?”安倍晴明皱眉,看向东方。 火灾水厄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通常平安京里有什么火灾水灾或是地震,安倍晴明也不特别理会,而是专注在消弭妖怪与人类之间的冲突上。 但,此时漫步在护城河旁的安倍晴明,很直觉地在袖中掐指卦算。 平安京的东方城墙底下冒出熊熊烈烟,远远望去,火势似乎不小。 “不对。” 安倍晴明看着一下子就烧上天的大火,不断运算的手指在袖中始终无法捏出个形,心想:“不大对劲。” 重新算起。 这次是双手齐算。 “有人破坏了结界?”安倍晴明依旧无法用手指卦算。 平安京可说是安倍晴明的老家,无一处没有他设下的结界,有任何风吹草动,只要一卦算,结界都会告诉安倍晴明最清楚的情况——这几年已没有任何妖怪胆敢在平安京里做出惊天动地的大案。 无法卦算,意味着有人刻意施法干扰平安京的法场。 长久布下的结界被破坏,而自己却没有发现,更意味着对方是高手。 “这么有把握?”安倍晴明笑了。 笑了,是因为施法破坏结界的人,一定也料算得到,安倍晴明一下子就会因无法卦算知道有高手侵入了自己的地盘。 而东城底下的火灾,正是充满敌意的“对方”大大方方设下的陷阱。 “引,水,幻,身,咒——起。” 安倍晴明伸手捏了个印。 咒不能无引而发,于是水气震动,咒灵迅速寻找最近的水源以利成形。 身后的护城河里立即跃出十个湿淋淋的河童式神,矮着身子跟在晴明身后。 不该去,越要去。

过了快一千年,当初与姜子牙对战所受的伤已经痊愈,此刻徐福的力量,当然在安倍晴明之上,但骄傲的徐福愿意在言语中降称自己的力量,足见他对安倍晴明的欣赏。 不必师父贺茂忠行提醒,早慧的安倍晴明很早就看透了这个国家的真面目。 妖物千奇百怪,但有一种嗜血妖物彻底盘据了这个国家背后的权力。 那种嗜血妖物,简称“血族”。 血族跟自己有一个共通之处,便是“一半是人,一半是妖”。 有的妖物吞雾维生,有的妖物啃食其他的妖物,有的妖物从日月精华里得到滋养,有些妖物吃点树皮杂草就能修行,而这种从人类“妖化”成的血族怪物,基本上保有人类的思想与型态,却必须反过来吃食人类的血液才能存活下去。 安倍晴明不讨厌血族。 想一想,如果有一些鬼怪势必要靠吃人才能生存,他们不吃人,难道教他们坐以待毙? 吃,是一定要吃的,只是“怎么吃”? 至于人类遇上了张大嘴巴的血族,不想被吃,当然会奋力抵抗,用兵器,用咒语,用气,理所当然会什么就用什么……但如果最后还是被血族宰了,也很正常。 万物用肚子循环,大地皆是如此,不是吗? 与只知道肚子饿了就吃人的妖物相比,血族远远不简单。 为了确保能顺利吃到人血,千年来血族不断扩张势力,直到此时此刻完全将手伸进了这个国家的心脏,一把牢牢抓住,却小心翼翼绝不捏碎。一方面不干涉人类社会的自然运作,一方面建立纪律严明的地下国度,暗中圈养人类。 或许正是因为血族是由人类直接妖化而来,血族也最懂人类的思维,默默建立的地下国度也与人类社会极度接近,所以双方维持的“恐怖平衡”也最稳定,远远超过其他妖物所能达到。 血族用整个扶桑群岛的规模圈养人类,但人类除了权位最上者外,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圈养的一员,不知不觉、无知无感就献出生命,或许,也是最佳的共生方式。 这都多亏了——徐福的强大。 在安倍晴明的法力还没完全成熟的十八岁之年,终于突破了“十拳结界”的八岐大蛇在河川作乱,无数官民丧生。 安倍晴明星夜赶往山区对抗,豁尽全力,召唤许多式神与咒兽都无法压制八岐大蛇,束手无策,却又无咒可施。 ……徐福出现了。 徐福展现了压倒性的力量,将八岐大蛇驱赶回十拳结界。 “佩服。” 安倍晴明,初次与徐福见面的第一句话。 “就算我不帮手,再过片刻,另一个你也能够击退八岐。” 徐福吹着手中青烟,凝视着这个他暗中注意很久了的天才阴阳师。 他的眼神,不禁带着点羡慕的光采。 “另一个我?”安倍晴明注意到徐福异样的眼神:“什么意思?” “你的体内隐藏着与我不相上下的力量,那是你的母亲九尾妖狐的血,是以你一生下来就拥有千年道行。”徐福散发出庞大的妖气,试探性地挤压安倍晴明的身体,继续说道:“当你舍弃人的灵魂,全力蜕化成妖的话,一直被囚禁在结界内的虚弱八岐是斗不过你的……只是,一旦你化身为妖,身体里就只剩下妖狐的血,再也不能变回人类。” 面对徐福惊人的妖气,站在瀑布上的安倍晴明,体内隐隐生出一股对抗之力。 那股对抗之力发自灵魂深处,乃一狐狸的真气型态。 “对你来说,我是人,是妖,又有什么分别呢?”安倍晴明不加思索。 这个问题,令徐福睁大了眼睛。 有趣。 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徐福想了片刻,这才将心中的答案理了出来:“拥有一半人的灵魂,再用妖的眼睛看这个世界,会格外有趣。” 其后,安倍晴明开始了这个所谓“有趣”的探索。 血族在城里吃人,被发现了,安倍晴明照样出马施咒,击退血族。 “够了,无论如何你们不该在街上公然吃人。” “够了,这几天的份量够了。” “够了,再不罢手的话就只能以力屈人了。” “够了,尽管带走你们手上的,留下其他所有的人。” “够了……够了……将今晚你们所见告诉其他的同伴,看咒!” 一夜又过了一夜,二十年过去了。 妖怪没变。 人类,也没变。 安倍晴明不知驱退了多少次过度侵扰人类的血族,甚至就地灭杀了无数次。 打狗看主人。 诡异的是,徐福没一次插手过。 不仅不插手,一天要吃足十个人的血,徐福,亦从未在安倍晴明面前吃人过。 即使是负责维持地下秩序的“平安京八绝鬼”遇上了法术强大的阴阳师安倍晴明,被咒语呼唤出来的式神与咒兽打得落花流水,徐福,还是无动于衷,随安倍晴明打自己小孩去。 有一次,偏不信邪的八绝鬼连手大乱,连伤数百人。 无可奈何,安倍晴明一鼓作气除掉了其中三鬼,更将其他五鬼打得跪地求饶。 “你为何不帮手?”安倍晴明满身血迹地回到所居之地。 “我很珍惜与你交手的机会。” 徐福拈须,飘步微笑:“来,继续下棋。” 〖人鬼 命格:情绪格 存活:两百年 征兆:典型的不要命也不要脸的流氓个性,拿起酒杯就往头上砸,海底放枪就抓起桌脚一翻,考卷不及格就撕掉,一点品都没有。 特质:与命格“盲兽”有异曲同工之妙,抓狂就是最直接的战斗力。但如果对手也有抓狂的人格特质,宿主就会在交手的过程中吸取对方的能量转为自己的能量,自己就变得越强。反之,对方越冷静,宿主就会因为吸取不到能量而显得越焦躁。 进化:残王、大怒神〗

空气异常燥热,接近地面的景色全都因高温扭曲了起来。 逼得十个河童式神靠拢得更紧,就像十门坚固的水盾挡在晴明面前。 “偷走八岐的人,就是你们吧?”安倍晴明淡淡地说。 明明这四个不速之客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即使综合起来,都还在安倍晴明之下,但安倍晴明却感觉到一股令他心浮气躁的“气氛”正隐隐酝酿。 那股奇怪的气氛是他既陌生又熟悉的。 有种直觉。 “当年,我的母亲九尾妖狐,就是被你们追杀的吧?”安倍晴明直言。 “没错,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享誉天下的安倍晴明会是妖怪所化,但你身上那股九尾妖狐的气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手持双火的老者露出一口森然白牙,说:“想必那妖怪一边逃命一边生育了你,不简单的怨念啊……” 原来如此。 母亲对这一群人的恐惧,早跟着那一股先天妖气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多了这一层理解,恐惧就不是没来由的,安倍晴明反而松绑了自己的不安。 “来之前,我们对你还存有妄想。”虬髯大汉将大砍刀架在肩上。 “一个能够在徐福控制的妖魔国度里,最接近最高政治势力的平安京里,毫无顾忌斩妖除魔的阴阳师,必定有着与徐福抗衡的高强法力,否则早就被徐福生吞活剥。”手持长剑的女子板着一张脸,继续道:“数个月前,你一个人战胜平安京八绝鬼的事迹传到了西土,我们乌家估计,如此一个正义有为的阴阳师,与大魔王徐福之间的战斗势必白热化,于是我们决定要渡海东来,与你连手将徐福铲除。” 虬髯大汉瞪了女子一眼,好像在责备她说了太多。 “岂料,我们越靠近你,千年命格‘国破境绝’的感应就越强烈。”甩着铁棍的昂藏大汉朗声道:“哈哈!原来你不是徐福的眼中钉,而是早早就被那老鬼收编的一条狐狸!” 火烫的铁棍快速地甩着,空气也一波一波被烤得哀号了起来。 “命格?国破境绝?”安倍晴明不懂。 隐隐约约,那些隐藏在这几个字字面之下的“特殊意义”,似乎触动了安倍晴明的心思。说不定,多年来某些自己无法掌控的“生命能量”,答案能够在这些人的身上找到。 白胡子老者举起手,示意大家不用再多话。 既然决定在击杀徐福之前,先行铲除这个与恶魔合作多年的假阴阳师,就贯彻到底吧。多费唇舌无用,今晚要忙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也没把安倍晴明当作是束手就擒的蠢蛋,四个不速之客采取慢慢接近的方式。 每走一步,他们体内散发出来的奇特能量就更加膨胀,不断压迫着安倍晴明。 慢慢踏着绝佳的五行方位,眼观八方,安倍晴明默念着咒,强化十个河童式神的防御能力,一面小心翼翼地观察。 不愧是天才。 安倍晴明很快就用敏锐的第七感察觉:这四个人“本身”就很强,但真正教安倍晴明困惑且不安的,是他们所咒化出来的附加力量,那股奇特能量并非绝对的、具立即摧毁性战斗力,却饱满了独特的生命,拥有无限的延展性。 强大的母亲,就是被这些人击败——被这种生命能量击败! 不可小觑。 距离还有三丈,虬髯大汉停下脚步,架在肩上的大砍刀高高一举。 “火炎咒——裂阳砍!”虬髯大汉挥刀,一道真气劈开了空气。 那真气直到进入安倍晴明一丈范围内才化作有形的火焰,张牙舞爪炸了开来。 不等晴明指示,两个河童式神双拳合璧,硬生生用水盾挡下了这一招。 ……不,没有挡下。 烈火在河童式神的双手四拳烧成水烟,一瞬间,两个河童式神痛苦倒下。 火炎咒的威力尚且不止,刚刚那一招继续穿透,同一时间又将两名挡在安倍晴明面前的河童式神给爆成碎片,直到安倍晴明用黑烟卷成的利剑亲自拦下为止。 唯一的女子早已趁机跃上高空,长剑如龙,从上而下抢攻:“火炎一剑!” “!”安倍晴明没用黑烟剑与抗,而是不急不徐捏了个震诀往上一弹。 气流无中生有,将女子整个荡了开来。 可这一荡,也换来了昂藏大汉整个大开大阖地攻入,只用了两棍,区区两棍,烈火飞腾,就将剩余的六个河童式神杀了个干干净净。 而第三棍,已朝着安倍晴明的身上招呼过去。 并非武斗本色,但妖力无穷,安倍晴明还是奋力用黑烟剑将挟着雄浑之力的那一棍击开,手中喃喃不知是何咒语,令昂藏大汉整个头晕目眩,眼中好像有十几个安倍晴明往自己攻来。 这可不是一打一。 “死!”大砍刀追近,毫不废话劈在安倍晴明背上。 安倍晴明被劈了个两半,却没流出半滴血,只是泄了满地的水。 手持大砍刀的虬髯大汉回头一看。 真正的安倍晴明早算准了,挨刀的一瞬间施法与倒在地上的河童式神换了身,此时更虚遁开来,站在三名抢攻的不速之客大砍大杀的方圆之外。 安倍晴明叹气:“看来,没有好好坐下来说话的余地。” 语毕,双手十三指捏出了土之冲魔大咒。 脚底下的土块不断迸开,眨眼间爬出了无数个灰头土脸的金刚土怪。 这里与护城河距离太远,水火更是相克,是以刚刚的河童式神无法使出全力。 但现在裂土而出的金刚土怪,可是安倍晴明长年养在平安京地底下的一支式神雄兵,非关键时刻绝对不用,虽然每一个金刚土怪只有半个人高,但都拥有独自擒杀几天前摸进城里吃人的罗鬼的实力,斗气坚强。 安倍晴明魔舌一动,金刚土怪的头顶上缓缓生出长角,魔气更盛。 “岂止。”白胡子老者大叫:“这个罪恶之都,也没有必要存在!” 大地震动,兽鸣远啸而来。 这震撼山河的怪异嚎叫声,不管过了多少年,安倍晴明都不可能忘记。 “八岐!” 安倍晴明大惊。 此时平安京城里四面八方,不约而同都冒起了冲天烈焰。 原来今晚潜伏在平安京伺机作乱的不速之客,不单单是眼前四人而已! “那个嘴馋的大家伙可不好养,今晚算是还给你!” 白胡子老者大笑,将左手紧抓的白色火焰球射了出去。 “大火炎咒——龙闪光!” 火焰球以光速膨胀,惊天巨响撕裂了空气—— 安倍晴明罕见大叫,十三指激光瑞现。 “大冲魔——阴阳守护波!” 东城的土怪鬼兵瞬间被大火吞没。

烽火四起,杀声震天。 八岐大蛇大快朵颐之余,也被四面八方的冲天烈火烧得异常烦躁。 它本是依水而生的怪兽,不喜火焰,现在的情况让它暴躁了十倍,大蛇不断撞开挡在前方的房屋瓦舍,胡乱攻击人类之余还意外找到一口水井。 闻到了水味,可它的大脑袋却塞不进去,更加恼怒的八岐大蛇濒临疯狂,大肆破坏眼前所见的一切泄恨。 入侵者至少在二十多人之数,每一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奇术师,不仅懂得施法放火,武功同样高强,与血族禁卫军短兵相接时,即使不用火咒,照样将敌人杀倒。 “呼……呜!” 唯一能够解救平安京大乱的人,正将他的黑烟剑慢慢拔出白胡子老者的胸口。 一股巨大无比的生命能量从白胡子老者的躯壳里挣脱,一拔冲天! 无心去思索那究竟是什么了。 满身是血的安倍晴明,终于将四名围攻他的入侵者击败杀死。 代价不菲。用了二十一次极具破坏力的古咒法,加上养兵千日的金刚土怪全灭,耗费极大元神,又受了非常可怕的重伤……这个天才阴阳师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势。 拔出了刺进敌人身上的剑,安倍晴明这才反手,将敌人插在自己肩上的大砍刀拔了下来。鲜血涌出的一瞬间,伤口奇异地迅速密合。 “归元术,天地人——阴阳济体,咒!” 安倍晴明表情痛苦,用了这个非常生疏的回复性咒语,勉强支撑住。 吐了一大口血,血在高热的空气中化成红色的雾。 战斗才刚刚开始,平安京的态势已如此危急。情况还会更糟百倍。 遇火,借火。 “我要保护……这里的一切!” 安倍晴明定下心,双舌剧颤,十三根手指闪电飞舞。 “大冲魔咒——火炎神归位听命!” 下咒。 无效。 “大冲魔咒——千里火王速速听命!” 下咒。 无效。 “……大冲魔咒——六尺鬼火明王显身咒!” 下咒。 依然无效。 安倍晴明又吐出了一口血烟。 不愧是用火的专家,敌人完全掌控了这一片熊熊大火,竟然连用最高境界的“大冲魔咒”取火都没有方寸之效。 没办法了。取巧不能,只好改用最基本的相克之道。 安倍晴明用轻身咒飞檐走壁,途经之处皆是断垣残壁、互相拥抱的焦黑尸体、咆哮的大火。成百成千的哭声……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我的眼睛看不到了!”“……晴明……大人……求求您……杀死这个怪兽!”“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我的脸烧焦啦!烧焦啦!”“晴明大人……晴明大人!请救救我的孩子!”“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晴明大人!你为什么袖手旁观!”“……晴明……大人……求求您……我没有妻子我也活不下去……”“晴明大人!请召唤我的灵魂成复仇厉鬼!”“……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我只能呼唤您了……只能……”“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我的手还接得回去吗!”“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求求您……我的爸爸才刚死,一定救得回魂的!”“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请为我报仇!”“……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求求您……”“晴明大人!”“晴明!”“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大人!” 安倍晴明冲到护城河时,早已泪流满面。 完全不加保留,他投身河水之中,让水的先天能量渗透进他的身体里。 这一条拥抱平安京的人造河水,自然也让晴明养了一支水鬼大军在里头。 “大冲魔咒——水无界,百鬼夜行!咒!” 安倍晴明闭气水底,十三指绽放绿光,护城河河面剧震。 岂止百鬼,根本是万头攒动地冲出水面,大大小小,都是遍体绿鳞的水怪。 受到咒法的驱使,一个大鬼带十个小鬼,拔腿就往烧得大地悲鸣的平安京里冲,唯一接到的指令就是“见火就打”! 唏噜呼噜,河水只剩下三分之一。 盘腿,安倍晴明坐在水底,单手朝天。 “这一击务必要得手——九十转天明王,倾天逆水咒。起!” 仅剩的三分之一河水,全都龙然暴起,射向空中。 有如一条水龙,水气盘据在平安京的上空,跟着无形的咒法风势不断转着、转着、转着。 然后倾盆落下,将满城大火浇了个痛快。 “嘶——吼!” 终于等到天降甘霖,远方的八岐大蛇畅快地嚎叫,立刻吃了八个守城军庆祝。 吞噬城池的大火暂时灭了,安倍晴明虚弱无力地走出干涸的护城河。 妖魔有什么可怕? 八岐大蛇,酒吞童子,天邪鬼,夜刀神,镰兽,鬼面天狗,无脸雪女…… 原来,得到“咒语”的人类才是最可怕的敌手。 ……仅凭刚刚的水鬼大军,是无法跟那些入侵者对抗的。 安倍晴明心知肚明,自己一定还要亲身入战。 只是经过刚刚极为艰难的一打四,自己的法力恐怕不到平日的两成,而那些入侵者久谋深算,一定也观察了自己好多时日,算计了自己的法力底线,才会发动这一波恐怖的突袭。 忽然,城里又吹起一股热风。 这里,那里,东边,西边……南跟北。 那些恼人的大火又开始密密麻麻重新烧了起来。 敌人仗着人多,又俱是精锐,重整旗鼓的速度让人绝望。 “果然。”安倍晴明叹气。 现在区区两成法力,绝对只有送死,陪葬了满城信赖他的人儿…… “我需要,更强的力量。”安倍晴明茫然地看着十三指手。 天地循环,法力不会无端增长归元。 如果…… “你的体内隐藏着与我不相上下的力量。” “那是你的母亲九尾妖狐的血,是以你一生下来就拥有千年道行。” “当你舍弃人的灵魂,全力蜕化成妖的话,一直被囚禁在结界内的虚弱八岐是斗不过你的……只是,一旦你化身为妖,身体里就只剩下妖狐的血,再也不能变回人类。” 的确如此。 以前还不明白,但这二十年来的咒法进境,安倍晴明的确掌握了妖化之法。 一个阴阳师自愿入魔,成就的何止是妖…… “母亲,请您看顾着孩儿。” 安倍晴明看着满城大火,不再压抑心中的愤怒。 手指不结印。 双舌静躺无语。 愤怒,即是最原始、完全未经雕琢的咒。 如火燎原,愤怒迅速燃烧成恨,恨意犹如巨大的邪灵从内心深处爬了出来。 不再有矛盾,安倍晴明的双眼充满血红。 ——额上迸开了一条缝。 “吼!”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小说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猎命师传奇,大风起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