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官网 > 小说作品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压倒性的惊异狂屠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压倒性的惊异狂屠

2019-11-24 12:29

这种烂历史真无聊啊,艾希顿都快昏睡过去了。 比起每天都有新闻报导说,哪些血族“患者”因为解药重新获得了新生、哪些人由于拥有两种族类的生命经验,于是生命有了全新的领悟等等,艾希顿倒是非常注意始终不愿意施打解药的“血族反抗联盟”与人类政府之间的战斗新闻。 话说,人类没有共同的敌人,就很难维持真正的和平。 为了宗教,为了沙漠里的石油,为了争夺南极冰层底下的新能源,为了水,为了不再贫穷,为了更加富有,为了自由,为了想让别人也享受自由,为了报复,为了防止被报复……一群人类冠冕堂皇地掠夺另一群人类,制造了各式各样让掠夺更有效率的大规模毁灭武器。 在血族全面曝光后,虽然带给人类巨大的恐慌,却也团结了人类社会。 悬宕已久的中东问题一夕解决。所有关于种族的歧视一夜消弭。大部分的恐怖主义都销声匿迹。大家顿时相亲相爱了起来,将“Wearetheworld”收进随身ipod的人变多了。 人类空前的团结,意外地,让血族不由自主感到很大压力。 而解药的出现,让血族的妥协空间,瞬间消失了。 血族与人类共同携手和平之际,每年都有大量的血族“自愿回归”为普通的人类,此种投诚的举动被视为“愿意为和平而努力”。日本血族领袖牙丸无道公开在联合国大会堂上注射解药,于第十三天回归为人类,更被当作是和平的典范,开启了史称“历史大反省”的血族统治菁英的集体回归。 回归活动达到最高xdx潮时,以人权为名,冰存十库里存放的血族战士也被强制苏醒、接受他们无法理解的解药施打,新闻还以“怪物数百年的沉睡,一觉醒来,回归为人!”斗大的标题庆贺。 只有位于南京的冰存十库,由于牵涉到敏感的南京大屠杀,中国当局不愿给予曾残杀中国人的血族苏醒为人的机会,于是加以原地改建,并对外开放,令血族军窟变成了反省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博物馆。 “回归”风掣雷电,但也有非常少数的血族不愿意施打解药。 起初,他们得到了尊重。 但尊重只是奠基于一种不想发动战争的隐忍。这种隐忍暗示了人类根深柢固的伪善,与对血族的恐惧从未消褪……只是因为这种恐惧过度阴暗而不被任何人揭露。 直到血族人口在十年间大幅衰退,势力消颓,人类才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一九四八年联合国制定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①无异议被废止,取而代之,“种族大一统和平公约”变成了每一个国家的集体共识,进入了联合国宪章,渗透进诸国的宪法。 在此共识底下,不肯接受“回归”的血族则遭到逮捕,强行注射解药后再予以监禁,企图反抗者则遭到武力杀害与秘密处决。为这些反抗者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学者与民运人士,则遭到封口。各式各样的封口。 反对的声音消失了。 老实说,虽然不喜欢言论自由被抹煞,但所有人类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血族反抗联盟”这名词第一次出现是在报纸头条,可以说是一个“被媒体发明出来的组织”,据称是世界上唯一与诸国政府敌对的恐怖团体,顾名思义,是由不肯回复人类身分的血族所组成。媒体说,这是一个武力强大的“团队组织”,实际上只是一群各自行动、不肯向人类政府低头的强悍吸血鬼。 与其说他们个别行动,不如说,他们只是如往常一样打猎过活。 牙丸阿不思、牙丸伤心、莱斯、弗拉基米尔、白常、银荷、上官无筵、张熙熙……全都是高悬通缉榜上的凶恶之徒,被冠上破坏世界和平的种族分裂主义者之名,面对无止尽的跨国猎人追杀。 前年圣诞夜,极恶之徒上官无筵在纽约遭到秘警围攻,身受重伤而死,占据了连续好几天的报纸头条。一个月后纽约秘警局遭暴徒张熙熙潜入,是夜共有三百二十七名秘警被杀,此报复行动引发国际社会的新闻大地震,与最严厉的谴责。 来年七月,盛夏,白常在法国的住处被巴黎秘警锁定,趁着白天炸开其下榻的旅馆屋顶,白常在毫无抵抗下被阳光溶解,所有过程都在网络上全程公开。没有任何一个学者专家提出批判。 今年二月,牙丸伤心在开往香港的货轮上被胜利火焰猎人团用毒气围捕,两天后,全球媒体同时现场转播牙丸伤心公开注射逆转解药的过程,牙丸伤心在成为普通人类后,持续被监禁在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维护监狱”。 一直有传言,牙丸阿不思将会潜入日内瓦戒备森严的监狱,将饱受屈辱的牙丸伤心救出来,是以监狱的守备比平常还要坚强二十倍,也有传言说牙丸伤心早已秘密移监。 ……这才有一点点好玩嘛。 阖上无趣至极的历史教科书,艾希顿还是打开计算机,反复点阅白常遭到阳光溶解的新闻剪辑,也兴致盎然地击点牙丸伤心回归成普通人类的录像画面,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 影片中,全身被银链绑住的牙丸伤心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他只是默默看着镜头。 眼神浓烈,左眼流下了眼泪。 〖凤凰展翅 命格:天命格 存活:无 征兆:不见得成绩优异,但从小就是演讲比赛的第一名。愤怒地在网络上写一篇昨天去吃一间黑店餐厅的网志,该餐厅从此门可罗雀。你对周遭人事物的影响力会随你的认真程度不断增强,你的个人魅力将使你一跃成为领袖,从此再没有“对于这件事,我个人觉得……”这类的句子,你的个人意见,都将引领风潮。 特质:对世界的一声感叹,会引动万人垂泪,拥有如此蛊惑人心的高强能力,将令你拥有一张改变世界的入场券。但无法限定这种影响力是善是恶。 进化:无〗—— 注释: ①由于一九一五年发生在土耳其有计划性的种族灭绝政策,超过一百五十万名亚美尼亚人遭到屠杀,影响所及,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九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以下简称《防灭公约》)。公约第一条明确规定:“缔约国确认灭绝种族行为,不论发生于平时或战时,均系国际法上的一种罪行,承允防止并惩治之。”

海岸线。 ……原已落入美军之手的海岸线。 在雄壮威武的第七舰队之前,二十支超级陆战队的大后方,这一中间地带驻扎着由两千名将士所组成的弹药补给与医疗部队,负责提供前线支持,此区域当然被重重的火力给防守住。而后山飞弹基地被美军击毁了的自卫队,要重新夺回海岸线比什么都难。 虽同属战地,比起在前方战斗的十个防御点,这里的确放松了警戒。 白常选择了这里作为战场。 同样是幻术高手,神道可以单枪匹马杀入敌阵,白氏,远远不行。 在古代,白氏贵族战斗时,十有八九是坐轿。 好整以暇坐在轿子里,隔着一层朦胧的白帘,鄙视一切狼狈不堪事物的白氏贵族得以维持优雅的姿态,从容不迫地用幻术杀敌。 白氏贵族的本体非常脆弱,可说是大弱点。 为了确保安全,轿子由四名武功高强的牙丸武士所抬,另外还有至少八名牙丸武士负责守卫,防止有人攻击轿子。要知道,如果坐在轿中的白氏贵族被敌人给打死,幻术自然就会解除。 从现代战争的逻辑来看,原本该用更坚固的坦克取代传统的轿子,但坦克很显眼,反而容易被敌人锁定成主要破坏的目标。在不长眼的枪林弹雨中,只能用本体硬上的白氏少有生还的机会。 活了超过八百年的老鬼白常拥有旺盛的冒险雄心,在一大群牙丸武士的贴身簇拥下,白常走在海岸线的地道里,酝酿着他古董级的脑能力。 即使幻术变化多端,诡谲难测,但白常所能制造出的“知觉景象”,在幻术的范畴内仍属极端的异种。比起几乎杀了上官无筵的老鬼白梦,同样活了超过八百年的白常,能力亦不遑多让。 对白常来说,只要能幸运地抵达地面,只要给他五到七秒的时间“连结”美军的大脑,他的能力将能一鼓作气解决方圆三百公尺内的所有敌人。 但……五到七秒? 这种时间已经足够让白常变成七次蜂窝。 “十秒,就让我们为您争取吧。” 一百名随行的牙丸武士跪下。 的确,牙丸与白氏一向不合,但在这种危机时刻要与科技力雄霸世界的美军一战,没有白氏的力量就犹如赤足走在雪地。 “老祖宗,我们帮您吸引一些炮火吧。”年轻一辈的白能从黑暗中站了出来,笑笑:“这可是我们的荣幸。” “就当我们想争功也行,让我也加入吧。”只活了三百年的白器,表情非常有自信:“说不定我们也能侥幸活下来喔。” 这两位年轻的白氏贵族在脑子里都养了一堆怪兽,的确是吸引敌火的好道具。 “话说在前,当我启动幻杀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除了这两个小鬼勉可抵挡外,其余不分敌我,全部都会崩溃而死。”白常冷酷地看着这一百个牙丸武士。 一百名牙丸武士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被白常的幻术给杀掉。 在他们的心中,早已存着被美军陆战队的绵密火网给爆头的打算。 “人类这么不怕死,我们也该给他们看看身为血族的勇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牙丸小兵开口。 白常面无表情,他可是没有一点感动。 对他来说,这些牙丸武士再勇敢,也不过是勇敢的狗。 “那么想死,就跟上来吧。”白常淡淡地说。 如果预感没错,阿不思也快出动了吧? 传言阿不思是牙丸武士里的最强,此时的她应该正率领一万名从冰存十库蹦出的鬼兵攻击某个防御点,同行的可能还有武藏坊弁庆与能登守平教经,老实说,白常再怎么瞧不起阿不思,也觉得她亲自出征一定能胜。 ……自己这边可绝不能输她。 终于,方位确认:窃据东京海岸线的敌营就在众人的头顶一百公尺。 正当他们打算藉由秘密通道快速冲向地面之际,地下皇城作战指挥部传来了最紧急的信号…… “翦龙穴遭到入侵!”

隐隐挑眉,这些眼珠子闪白的老头子们,心情可是非常亢奋。 许多人都以为养尊处优的白氏非常缺乏实战经验,而现在国家对国家等级的“幻战”需求被依附在牙丸千军手底下的“神道”给取代。 会有这种传言也是正常的。 对比深入简出的白氏尊者,风尘仆仆的神道可是走遍千山万水执行特殊任务。神道的成员皆足以担当大任,手段凌厉,一个训练有素的神道特务可比一支任意开拨到世界各地的小型军队,既拥有白氏的幻战能力,又拥有牙丸武士的实用价值。 白氏的力量,早就被世人所遗忘。 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白氏长老们集思广益研发出来的“万鬼之鬼”血咒初级版,在一次行动任务上震慑住人类的军事领袖麦克阿瑟,逼迫他相信血族如果不计代价,也是有可能制造出等同核子弹威力的“脑兵器”。 ……而且,还可以随时在休闲开着车经过白宫的时候,直接朝里面扔几只连电影特效都做不出来的怪物进去。 然后又过了好几十年,白氏还是被自己的族人给遗忘了。 这些年来,白氏低调、或者该说是不屑让他人知晓地完成了“万鬼之鬼”结界大咒,并训练出好几个出类拔萃的小怪物出来。 如果说牙丸武士是以成天打打杀杀为训练内容的话,那么,讲究天份的白氏诸人,就是好整以暇地或坐或卧在蒲团上,用眼花缭乱的幻术彼此对抗。 牙丸武士们粗手粗脚的对抗,已经敌不过时代的演进了。 血族面对的,已经不是从前那些只能靠白天苟且求胜的人类。 人类变的太强了。 变得太可怕了。 “只有幻术才是历久不衰的超兵器。” 活了一千年,依旧精力充沛的白常总是将这句话缝在嘴上,并期待有一天可以在日本陷入危机的时候当众说出这句话。 漫步向上,千回百转,众人已经走到禁卫军的指挥部,半圆形的战争会议室。 踏入会议室前,白常突然转头。 “不管乐眠七棺要不要打开,我们都做好准备了。不必理会我们,我们白氏自然有白氏一贯的战斗方式,只要我们向军方做出要求,军方一切遵照就可以了。”白常面无表情。 “不,会议结束后,请务必告诉我们长老们的计划。”牙丸无道很会说话。 如果无道说“请自便,我们不会干涉长老们选择的战斗”,听起来好像是绝对的尊重,但一点都不好奇白氏的行动,等于不关心、不在乎,一点没有把白氏可以贡献的力量放在眼底。 那可就触犯了大忌。 “缺乏长老们的力量,我们无法获胜,请与我们并肩作战。”无道的声音带着温度。这种话,阿不思就是打死也说不出来。 “哼。”白常回头,不知领了这个情没有。 战争会议的气氛不太妙。 才往返剪龙穴一趟,战争会议上的脸孔又多了一批,交头接耳,拍桌砸声,弥漫着一股焦虑不安的气氛。 连牙丸千军的首级都给敌人侮辱般取下了,还能期待什么? 而“己方”迳自突袭,在全世界人类面前杀死美国总统……即使是合理的报复,但这不就是落实了人类大举侵犯的理由吗? 如果已经准备好要开战,不是应该主动出击吗? 怎么会今天一堆将领摸不着头绪的状态! 迫切需要“有希望的领导”,是血族将领此刻最冀盼的。 白氏长者首先坐下,他们最习惯的贵族席,也是一贯的冷位子。 “该来的都来了吧?”牙丸无道冷肃着脸,扫视与会的高阶军官。 战争会议上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脸孔,但因为并非主动侵略,而是被迫做出回击应变的求生一战,所以看不到欣喜若狂的嘴脸。 少数几个牙丸称号的前辈也赶来与会,他们虽然已经不大管事了,但一身功力还在,冲着替牙丸千军报仇的满腔怒火,即使牙丸无道不让他们带兵,他们当马前卒也是千百个愿意。 此外,自卫队的人类将领也穿着一身勋章的军服匆匆报道。这场用世界地图当格局的硬仗打下来,要不死,这身亮晶晶却空洞乏味的勋章可得全部脱下来,换上真正的战功奖勋。 战争是加速权力分配的最快方式。 生在承平时代,是战士最大的不幸。 如果想要透过战斗确立自己人生的价值,现在可是大好机会。 一个空军中校已经拿着一份报告,一脸肃容准备念出是坏消息的句子。 除了白氏,所有人都站的挺直,无人发出一点声音。 在会议开始前,牙丸无道首先开口。 “我想先让大家知道,刚刚血天皇他老人家已经允准我们发动对人类的全面战斗。”牙丸无道站在半圆形的底线中央,承受众人的疑惑与焦躁。 “只是,这一场战争不大对劲。” “几乎,没有可能胜利。” “似乎是要声嘶力竭,用不顾一切的战斗换取吾族的生存。” “吾族一向是霸道出兵的主动那方,哪有等人来打的道理?” “为了生存而战斗下去,恐怕是第一次吧。” “不过也是正因为如此,一定要获胜才行!”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肩负大日本人类与血族生命安全的强韧防线,所有人,都要有牺牲自己,以换取其他所有人继续生存下去的觉悟。” 顿了顿,牙丸无道检视人眼中渐渐消退的疑惑。 有一股无人察觉的强大力量从牙丸无道的掌心中汹涌卷出。 巨大、隆隆地包覆住在场几十名来自各军种的高阶将领。 那股无形的能量并非山洪爆发般无所节制,而是训练有素的、计算精准的庞大力量。与牙丸无道的性格完全嵌合。 “不论手段!”他喊道,并非慷慨激昂。 “不畏敌人!”他喊道,并非满腔热血。 “不计代价!”他喊道,并非要求群情激愤。 却自有一股让人完全信服的魄力。 牙丸无道举起拳头,用力握住空:“捍卫血族!捍卫我们的食物!” 众将领纷纷举起拳头,握住眼前唯一可以握住的空气,用力齐喊:“捍卫血族!捍卫我们的食物!”连续喊了三次。 这种画面总算有点热血,实际则非常讽刺,因为约莫有一半的将领都是人类。但那些人类将领在呐喊这句誓言的时候比其它牙丸将领更加用力,简直是声嘶力竭,好像怕喊得太小就会被认为不够忠诚。 大概只有阿不思从头至尾保持一贯的不在乎。 如果不是牙丸千军隐隐传承的遗命,她会以非常欢愉的态度维系住血族与人类的和平,并欣然接受过程中“难免发生的死伤”。 但很不幸,能力上准备充分,个性却最不适合的阿不思得进入政治。 阿不思坐下,看着准备多时、满脸悲怆的空军中校:“说吧。” “在击落了几乎整个敌方战斗机群后,白苦长老已经殉职了。”中校很遗憾。 此话一出,几个年纪较轻的白氏贵族无不愕然,而刚刚从剪龙穴回来的白丧、白常、白无三长者也忍不住眉头轻蹙……这个表情已经是他们最大的震惊。 白苦,可是白氏五大长老之一,脑能力跟他们不相上下,又加上“万鬼之鬼”血咒,很难想象会败死在人类的攻击中。 “人类的F22战斗机群太强了,来犯者一共有三大飞行中队,共有四十八架,战斗力远远超出我方的估计,白苦长老奉献出生命最骄傲的力量才将敌人几乎歼灭。”该名中校的语气带着雄浑的悲壮,哽咽地说:“白非跟白力两位年轻尊者已经紧急替任了白苦尊者的位置,协助自卫队守护东京湾的安全。” 不过…… “几乎,就是没有全部打下来的意思?”阿不思平静地看着中校。 “是的,一架敌机成了漏网之鱼,闯过了万鬼之鬼的防线逼近东京上空……”中校语气愤慨:“原先为了防范敌机来潮,我方派出二十四架在东京湾上空待命,不料却被这架漏网之鱼全数……全数击毁。” “这么厉害。”阿不思有点诧异。 他对空战一知半解,大抵就是你我的程度,但在完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空战要以一敌二十四,这简直——完全不可能。 “现在怎么处理?”牙丸无道问。 “已经谕令另一中队,共计十二架战斗机群升空了,绝对会将它击落!” “连二十四架都会被击落,现在只有十二架,你小学有毕业吗?” 阿不思说着不应场景的话,却不像在开玩笑。 中校愣了一下,面红耳赤的说:“对方的空对空飞弹已经全部用磬,除了近身炮没有一点招架能力,我方派出十二架,已经是高估敌人了。” “你保证吗?” “……”中校心跳加速,赶紧立正回答:“是,我保证!” 人生最可怕的厄运,总是来的最巧最妙。 紧急电话响起,通讯兵支支吾吾的报告:“报告长官,第二波派遣出去的十二架F16全部……全部遭到敌机击落,空战效应造成东京市区重大的灾害,而敌机……敌机已经离开日本领空,朝第七舰队的方向返回。” 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 日本空战史无前例的,大败北。 “自杀吧。”阿不思若无其事地说。 夸下海口的中校羞愤交加,立刻就要拿起腰际的佩枪朝太阳穴轰下。 “急什么?”阿不思冷冷的说:“会不会开飞机?” “是!下官乃日本空军官校第1047期……”中校悲愤的说。 “想自杀,就开飞机去撞第七舰队,到时候睁大眼睛,挑一艘最大的军舰撞上去,你的命应当要这样用。若真的让你撞成了,我们还是会依照契约照顾你的家人,给予你的子子孙孙永远不被当作食物处置的承诺。知道了吗?” “是!”中校低头。 “敌人很强,现在起要全部攻击都有同归于尽的魄力……”阿不思淡淡地说:“如此,才有一丝曙光。” 真是可靠的战略伙伴。 牙丸无道点点头,宣布:“特别V组,此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 “禁卫军跟自卫队联合准备下,一个小时内打开所有的剩下的乐眠七棺。在十二个小时内,我要所有的乐眠战士在作战指挥中心就位。”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此话一出,所有将领都大为振奋。 乐眠七棺的血族最精锐,个个以一挡万,绝对可以杀得人类部队人仰马翻。 “在此,我奉血天皇之名,宣布启动冰存十库所有的兵力。”牙丸无道举起手,厉声说道…… “用最热烈的惨胜,捍卫我们的食物!” 〖大材小用 命格:情绪格 征兆:智商一百六十的你,每天做的却是智商八十的人都能轻松胜任的工作。明明精通十种乐器的你,合组乐团时却被分配到三角铁。抓篮板、灌篮、三分线、跳投跟喝水一样简单的你,只在分数大幅领先时被派上场练兵。 特质:吃食宿主忿忿不平的心态而茁壮。反之,若宿主随遇而安,则命格会逐渐萎缩。 进化:千年一败〗

图片 1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夕阳下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里已成为大屠杀、灭绝种族和恐怖暴行的象征。(2013年资料图片)

今天是缅怀灭绝种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严和防止此种罪行国际日,也是《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通过70周年的日子。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致辞,强调在《公约》通过70年后的今天,世界上仍然有许多人不幸沦为灭绝种族行为的受害者,预防及惩治灭绝种族行为,每一个人都责无旁贷。

古特雷斯表示,1948年12月9日通过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是联合国批准的首个人权条约,“代表了国际社会保护人们免遭暴行侵害,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发生的残忍事件再度重演的坚定决心”。

古特雷斯表示,《公约》及“灭绝种族”一词的出现,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一个人:拉斐尔∙莱姆金(Raphael Lemkin)。这位来自波兰的犹太律师首次提出了“灭绝种族”的概念,并推动了《灭绝种族罪公约》的起草和签署。

莱姆金在大屠杀中共失去了49位亲人,他希望通过《公约》对脆弱的群体实施保护,避免“未来的希特勒”再度出现。

《公约》将灭绝种族罪定义为“下列任一蓄意消灭全部或部分的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的行为”,包括杀害该团体成员;致使成员在身体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以及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

图片 2 联合国资料图片来自波兰的犹太律师拉斐尔∙莱姆金首次提出了“灭绝种族”的概念,并推动了《灭绝种族罪公约》的起草和签署。

古特雷斯指出,“预防是《灭绝种族罪公约》的核心”,灭绝种族行为是蓄意发生和预先策划的,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进行准备,这些理应让人们有时间采取行动。

然而,古特雷斯表示,“不幸的是,国际社会在有些时候仍然未能注意到这些警示的信号,尽早采取决定性的措施。比起提前预防,目前的世界仍然是在灭绝种族行为发生之后才做出回应,而且常常为时太晚。”

尽管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国际社会仍然未能阻止灭绝种族行为在柬埔寨、卢旺达和斯雷布雷尼察发生。但古特雷斯表示,“在过去的20年中,各国至少开始采取措施,将相关人员绳之以法”。

无论是现代化的发展,还是数字时代的到来,都无法杜绝灭绝种族行为的发生,只有每一个人基于自己的价值观和原则采取坚决的行动,才能保护人类免遭此类行为的伤害——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古特雷斯指出,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以及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都对犯下灭绝种族罪的相关人员做出了应有的判罚,“这些法院的工作,反映了惩治灭绝种族罪行的坚定决心,令人感到欣慰”。

古特雷斯强调,“在《灭绝种族罪公约》通过70年之后的今天,世界上依然有人仅仅因为他们的身份而遭到杀害和强奸,家园被付之一炬,土地被强制没收”。在伊拉克,暴力极端组织伊黎伊斯兰国将雅兹迪人作为袭击的目标,实施屠杀、性奴役和人口贩运,在缅甸,罗兴亚人“遭到系统性的屠杀、折磨、强奸甚至火刑,沦为种族清洗的受害者”。

而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种族主义、仇恨言论、反犹主义、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针对伊斯兰教的仇视思想,以及各种形式的仇外情绪正在抬头”,古特雷斯强调,丧失人性的仇恨言论不仅有害,更有可能进一步导致包括灭绝种族在内的严重恶行。

因此,古特雷斯指出,“我们每一个人,无论作为个人还是集体,都必须共同努力,抵制任何基于国籍、族裔、宗教、种族或其他身份而实施袭击的企图”,大胆发声,培养勇气和政治意愿,并适时采取坚决行动,为受害者提供支持。

古特雷斯表示,“我们这一代人曾经坚信,在大屠杀之后,再也不会有灭绝种族的行为发生,但是我们错了”,无论是现代化的发展,还是数字时代的到来,都无法杜绝灭绝种族行为的发生,“只有每一个人基于自己的价值观和原则采取坚决的行动,才能保护人类免遭此类行为的伤害。而《灭绝种族罪公约》,则为我们的努力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法律框架”。

古特雷斯表示,在纪念《灭绝种族罪公约》签署70周年之际,“我们同样对灭绝种族罪行的受害者进行缅怀”,并承诺让受到这一罪行影响的社区能够说出自己的经历,针对发生过的问题建立历史档案,并在适当的时候获得赔偿。

古特雷斯表示,目前,全球共有149个国家批准了《灭绝种族罪公约》,有45个联合国成员国尚未成为《公约》的缔约国。古特雷斯敦促这45个国家将这一问题作为紧急优先事项加以考虑,并呼吁《公约》的缔约国以实际行动履行承诺,“预防及惩治灭绝种族行为是整个国际社会共同的义务和职责”。

联合国大会于2015年9月通过决议,将《灭绝种族罪公约》通过的12月9日定为缅怀灭绝种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严和防止此种罪行国际日,旨在提高人们对《公约》的认识,发挥《公约》打击和防止灭绝种族罪的作用,并缅怀灭绝种族罪受害者。

图片 3 联合国图片/John Isaac1994年7月,逃离灭绝种族事件的卢旺达难民从扎伊尔的戈马(Goma,今属刚果民主共和国)返回家园。

联大第73届会议主席埃斯皮诺萨今天在联合国举行的纪念活动上表示,“国际社会必须重新承诺,彻底消除灭绝种族行为”。

埃斯皮诺萨指出,“灭绝种族罪行不是历史,而是真实存在的现实和潜在的威胁。在当今的世界上,人们依旧面临着可能导致灭绝种族的严重系统性侵犯人权的行为。”她敦促尚未批准《灭绝种族罪公约》的45个国家尽快对《公约》加以批准,并呼吁联合国的所有成员国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类似的骇人听闻的行为再也不会发生。

埃斯皮诺萨表示,“我们不能对危险的信号视而不见,也不能对有罪不罚的行为坐视不管,无所作为将让人类付出惨重的代价。”

埃斯皮诺萨同时向灭绝种族罪行的受害者和幸存者表达敬意,并承诺将继续推动冲突预防及和解,努力实现可持续的持久和平,“国际社会不会忘记灭绝种族罪行的受害者;他们将永远提醒我们下定决心,确保不再重蹈覆辙”。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官网发布于小说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压倒性的惊异狂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