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 > 小说作品 > 小毛虫的传说,北极熊至南极

小毛虫的传说,北极熊至南极

2019-12-03 02:42

图片 1

“妈妈你看,小企鹅垃圾桶!”

图片 2

小毛虫的故事
文Gin 在那山的这边 海的这边 有一只小毛虫 她活泼又聪明 她调皮又伶俐 她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马勒戈壁 她唱歌跳舞快乐多欢喜 这是一个童话 毛虫生长的地方很美 有一片绿绿的草原 当然 这只是在它眼里 因为实际上那只是一片杂草 毛虫的世界很小很小 他不是那种让人讨厌的虫子 或者说 它不是一种能在生物学上被承认的动物 所以很小的时候 他就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看啊 他是什么东西”“他怎么长成这样”“相信我 她绝对不会活很久” 毛虫的生命其实很短暂 它喜欢和别人说话 和别人一起玩 可是 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就这样 她孤单了很久 慢慢的 她喜欢上了行走 他走过了高山 看见天上乌鸦飞过 一会排成个囧字 一会排成个囧字 他走过了大海 看见水中鲤鱼飘过 一会排成个囧字 一会排成个囧字 她走过了花园 看见花上小花飞舞 一会排成个囧字 一会排成个囧字 她走过了森林看见树上叶子飘过 一会排成个囧字 一会排成个囧字 回到家乡 他一会大家会带着对他的想念来迎接她 可是等待他的只是一杯热水 和一杯凉水 杂草村的村长说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 喝热水撑死 第二 喝凉水撑死” 小毛虫不解的问“那万一我呛死了怎么办” 村长立刻蹦了起来 一头大汗 “啊?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不要喝啊!” 后来,村长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经过村里决定 你就渴死吧” 小毛虫想了想“可是我为什么要死 啊” 村长立刻蹦了起来 一身大汗 “啊?那你不要死了” 于是 小毛虫 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回到家 妈妈爸爸已经出去旅游了 他们说南极发来的请柬 邀请他们去看北极熊的体操表演 毛虫曾经问过麻麻 为什么要去南极看北极熊呢 为什么不去北极呢 麻麻蹦了起来 一头大汗 “因为……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 毛虫很不理解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蹦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 他才知道 原来村子里是不可以问问题的 因为 很久很久以前 村长因为毛虫问了一个问题 然后蹦了起来 一头大汗……对的!你猜的没错 就是那个怎么死的问题。。。 从此 毛虫因为改变了传统 村里的人开始考虑对他刮目相待 但是因为早就过了三日 这事也就放下来了 毛虫心里还是很开心 她一个人躺在草坪上 太阳晒着她白白的肚皮 他又看到了乌鸦飞过 一会排成个囧字 一会排成个囧字 仿佛昨天在眼前 特别的开心 但是……因为太胖 她转不过来身了 她终于明白了村长的一头大汗 她的肚皮已经开始变黑 马上就要冒烟 并且发出烤熟的味道 他很着急 很伤心 着急的留下了眼泪 伤心地留下了眼泪 然后……肚子上就被泪水冷却了……身体也因为水的流失而变轻 能够翻身了 小毛虫高兴地拍拍屁股 对着太阳笑笑 走了……

“妈妈,我们为什么全身都是白色的呢?”“孩子,因为我们生活在北极,这里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白色的毛有利于保护我们不被发现。”

“嗯!它好可爱!”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星光。

“妈妈,那为什么我们要生活在北极呀?”“孩子,因为我们是北极熊,生下来就在北极,祖祖辈辈都在北极。”

“我喜欢这只小企鹅!”……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

“妈妈,那我们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孩子,因为外面充满着危险,我们适应不了除了北极以外的环境。”

穿着粉色舞蹈服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一蹦一跳地上楼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

“……”“孩子,最近为什么不开心呢?连你最爱吃的鱼都不吃了。”“妈妈,我想去外面看看,是谁说的我们只适应这边的环境呢?”

一轮圆圆的月亮慢慢升起来了,月光照在小企鹅垃圾桶身上,小企鹅的眼睛似乎转了一下。

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

“孩子,我们的祖先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但是告诫过我们,外面充满着危险。”“妈妈,祖先们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为什么会知道外面很危险呢?”

下课了,小女孩又路过小企鹅垃圾桶身边。

但对我而言,

“……” “妈妈,我想去外面看看。” “……”小北极熊看着妈妈沉默不语,失落的低下了头。它难过极了,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去外面的世界。

“妈妈,我想让小企鹅去我们家,跟我一起玩。”

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

一天夜晚,小北极熊还是很低落,随便吃完晚餐就早早地去睡觉了。突然,它被轻轻的摇醒,它睁开朦胧的双眼:“嗯……?妈妈?怎么了?”

“可是它不会走路啊,我们怎么带它回家呢?下次来再跟它玩吧。”

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光亮。

01

我起身数了数剩下的鱼,应该是吃不过两天了。

于是我很不情愿地从温暖的冰屋里钻出来,一头扎进了寒冷的夜中。

琢磨着是时候去储备点粮食了。

今天没有风雪,

总体说来是个适合出来觅食的天气。

我缓缓地踱着,环顾着四周被星光映得晶莹透亮的雪地,脚步无端变得轻盈起来。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轻松的感觉了。

自从她走了之后,我把自己藏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

我时常会自言自语,甚至故意从鼻子里弄出点声音来,以证明自己的存在。

走到岸边,我敲击着冰面,选了一个冰薄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在那儿凿了一个洞,然后把爪子伸到水中搅动了几下,希望能引来鱼群。

我一向都是这么捕猎的,其他北极熊或许会直接跳入水中去抓鱼,而我则习惯于守株待兔,撑着下巴望着洞口像是个哲学家一般。

虽然可能有些花时间,但时间对我来说并不值钱。

作为一只没有理想也没有追求的北极熊,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可以用来挥霍。

等了大概有四五个小时,我已然有些昏昏欲睡。

可是正当我歪着脑袋流着口水就快要意识模糊时,水面忽然有了一些波澜。

我听到声音,连忙打起了精神。

直起身子眼巴巴地盯着洞口,准备来个突然袭击。

说时迟那时快,水面下似乎有一团黑影闪过,我一伸爪子就把它从水里给抓了出来。

“啊……”手里的不明物体猛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着实把我吓得不轻,于是我手一滑又把它给丢了出去。

那团圆鼓鼓的东西骨碌碌地滚出老远,在原地打了几个转才停了下来。

我张大嘴巴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借着微弱的光亮定睛一看,那坨东西竟然是一只企鹅。

“企企企……企鹅?”我怔得说不出话来。

“是,怎么了?”企鹅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忿忿地瞪了我一眼,听声音似乎还是个姑娘。

“没没……不好意思,有些吃惊而已。”

“吃你妈个鬼,你没把我吓死就不错了。”

“真对不起,我刚才在捕鱼来着……”

“捕鱼?企鹅是鱼么?你知道‘鹅’字怎么写吗?左边一个‘我’右边一个‘鸟’,姐姐我是只鸟啊熊孩子!”

“是是是……错伤无辜,请您见谅。”我连忙点头哈腰给她赔不是。

“哦,没事。”她斜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问我道,“北极熊?”

“是。”

“哎呦妈呀,第一次见到活的了,真有趣,不愧是北方汉子哈,个子这么高。”她看着我笑得很开心。

我心里嘟哝着,你大爷的,我在北极见到企鹅都还没说啥,你丫在北极见到只北极熊有啥可笑的。

02

她叫米娜,来自南极,地球的最南方。

我和她坐在雪地上聊了很久,她告诉我她从遥远的南方来到这里,只为了心中一个简单的梦想。

“你知道吗,大熊,从小我就想知道,地球的最北方是个什么样子,然后我想在北方看一次日出。”

“噢,那你可来错时候了,现在这里是极夜,下次出太阳怎么也得三个月以后了。”

“好吧,那怎么办?”

“要么等,要么回去呗。”

“现在回不去。”

“为啥啊,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呗。”

“我顺着洋流漂来的,这个季节只适合北漂。”

我觉得这种说法冲击了我的价值观,便掏出爪子在地上画了画,试图找出这里面的科学依据。

“好吧,那你只能住我那儿了。”我把地上乱七八糟的箭头擦掉,缓缓对她说道。

“住你那儿?我跟你很熟吗?你不会把我吃掉吗?”

“姑娘,你这么瘦,还不够塞牙缝呢……”话没说完,我的肚子便很合时宜地“咕咕”叫了两声。

尴尬地沉默了几秒后,我干咳了两声对她说道:

不如这样吧,为了你的安全着想,顺便作为住在我那里的报酬,你帮我抓鱼吧。只要我有得吃,肯定就不会吃你对不对,你又有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多好啊。

她沉思了片刻,觉得有些为难。

但似乎也没想出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因此最后还是同意了我的建议。

于是她一头扎进了洞里,不一会儿就丢上来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儿,我在洞口接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忙活了几个钟头,我找了块浮冰把收获的战利品堆在上面拖回了住处。

路上米娜趴在我的背上睡着了,看她睡得那么香,回想起刚才她努力抓鱼的样子,我无端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她经历了这么远的长途旅行,还要被我这只废柴熊雇作廉价劳动力,肯定是累坏了。

然而对此我却又感到深深的不解,她这么千里迢迢地来到北方,仅仅是为了看一次日出吗?

这听起来是病,得治啊。

到家后,她醒来从我的背上翻身而下,钻进门看了看我的冰屋,忍不住摇了摇头:“你就住在这小破屋子里?”

“条件有限,别计较那么多,而且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要那么大房子有什么用。”

“你没有女朋友吗?”

“有过,死了。”

“噢。”她忽然就不说话了,然后过来想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安慰,但是因为够不着,只好戳了一下我的屁股。

“没事啦,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你过来躺躺看舒不舒服。”我钻进屋子里示意她过来。

然后她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屋子的正中间。

“亲,注意素质啊,你这样让我躺哪儿?”我尖着嗓子喊道。

于是她一脸不情愿地一路滚到了墙角。

我躺下后,往窗边挪了挪,对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可以往我这边躺一点。然后她又往回滚了两圈。

“感觉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我问她道。

“还行,虽然有点拥挤,但是还好你庞大的身躯挡住了风,挺暖和的。”

“嗯,那就好。”

“只是我担心一件事情,睡觉时你会翻身吗?”

“我尽量不。”

“可别‘尽量’,你‘尽量不翻’,我也只能‘尽量不死’,麻烦你体会一下。”

“好好好,绝对不翻。”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图片 3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又是那个似曾相识的梦境,梦里我看到了她的脸,闻到了她的气息,听到了她的呼唤,交织着冰川碎裂的声响、大地颤抖的回音,我伸手想要抓住她,却怎么也抓不到,只能看她坠跌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猛然醒来后米娜已经不在了,我从窗口看出去,她正一个人坐在雪地上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你醒啦,睡得好吗?”她看我钻出门来,问我道。

“刚才做噩梦了。”

“梦到她了是吗?”

“嗯,习惯了,这些年总是会做相同的梦。”

“她是怎么……”米娜很小心地问我。

“意外吧,在这地方很常见,出去觅食的时候,冰川有时候会碎裂,她就那样掉下去了,一瞬间的事情,我甚至没有来得及救她。”

“所以你就自己跑到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来了?”

“嗯,想把自己隔离起来,过一段安安静静的日子。”

她叹了口气,然后又戳了一下我的屁股。

“你不必总用这种方式来安慰我,真的。”我把她抱起来放在肩膀上笑道。

她也会心一笑,然后拍了拍我的后脑勺。

03

和米娜一起的日子,过得简单却很开心。

我们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一起睡觉,因为在寒冷的极夜,睡觉可以很好地减少能量的消耗,这样我们就不必经常出去捉鱼。

自从有了米娜,我睡觉老实多了,再也不敢随便翻身,但她却似乎很不老实,时常睡着睡着就趴到了我的肚子上,或者钻到我的胳肢窝下面,而看到她睡觉时候的样子,我偶尔也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

她像所有南方的姑娘那样,有着娇小柔弱的身子,让人忍不住有想要保护的欲望。

睡醒的时候,我们时常会躺着聊一会儿天,然后起来一起吃鱼。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在开阔的雪地上散散步,看着漫天的星光,聊着不同世界里的那些故事。如果运气好,有时还能看见极光,每当这个时候,米娜总会表现得特别兴奋,在雪地上又跳又叫。

“我说米娜,南极的极光和北极的有什么不同吗?”

“没什么区别,除了发音上的,我们说‘极光’不卷舌头。”

“那你在兴奋个什么劲儿?”

“孩子,你不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小北极熊一下就精神了:“真的么?可是……妈妈,我们要去哪里呢?”

小女孩不舍地跟小企鹅垃圾桶说了声:“再见!”。

“在不同的地方看见相同的事物,也会有不同的心情,这正是旅行的意义,也是我想要来北极的原因。”

“唉,女文青的世界我不懂,我是觉得你如果这时候在南极一定很温暖,也总能看见阳光。说真的,我不太能理解你为什么放弃光明而选择来黑暗中等待。我总是很害怕极夜,这种无尽的黑暗让我感到孤独与绝望,等待光明是个痛苦的过程,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太阳究竟还会不会照常升起。”

“但你没有一次是在白白等待不是吗,有期待的日子终归是好的。”

“我不知道,或许自从她走了之后,我就更加害怕这种等待了。”

“大熊,你真的不必用过去的事情惩罚自己,你应该学学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抱着那些过去还能得到些什么呢?”

“我就是心里很沉重。”

“那就先试着让自己轻盈起来,过来,让我们一起在极光下翩翩起舞吧。”她跳到了前面的一片空地上,冲我招了招手。

“神经病啊,一只北极熊和一只企鹅在雪地上跳舞,听起来就像个冷笑话。”

“谁会看到啊,这周围连只骆驼都没有。”

我拗不过她,只好和她一起在雪地上跳起了舞。

作为一只熊,我跳舞从来都是很豪放的,这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释放自己压力的方式,而她跳舞的样子却很美,像是为了诉说一个故事。

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舞步,她的小脚印在雪地上留下了一幅画,舒缓的线条勾勒出了属于另一个世界的风景。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刻,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喜欢眼前这个小个子的南极姑娘。

她轻盈欢快,却又像风那样捉摸不定,她总是无忧无虑,身上带着一股北极所没有的芬芳。

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南国气息吧。

时常听见有人唱起那里的歌,说起那里的故事,但对我而言那里却一直是个神秘而遥远的地方。

此刻,虽然我从未到过那儿,却能够感受到属于那里的所有温柔。

04

米娜是个很健谈的姑娘,她不在吃和睡的时候,嘴巴总是一刻也闲不住。

她时常会嘲笑我的口音,和我探讨南极和北极之间有什么差别,还总抱怨北极的鱼味道竟然是咸的,这是她这个南极甜鱼党所无法接受的。

虽然我有时候觉得她一直唧唧歪歪也挺烦的。

但无论如何,

总比我之前那些只能和自己说话的日子要舒服多了。

毕竟熊也是需要交流的动物,我不得不说米娜的新鲜气息确实缓解了我很久以来的抑郁和苦闷,让我感到其实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天,外面刮起了暴风雪,我挖了点冰块把门堵得严严实实的,于是屋子里顿时陷入完全的黑暗。

我摸索着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下来,然后把米娜放在自己的腿上。

“你以前遇到暴风雪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一个人待在小黑屋里大概会很害怕吧。”米娜问我道。

“习惯了就还好,就是闷得慌。你们在南极遇到暴风雪怎么过的?”

“我们会在屋子里抱成一团取暖呀,然后大家一人说一个故事,暴风雪差不多就结束了。”

“噢。”我努力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陷入了沉思。

“你们北极熊不这么做吗?”

“其实北极熊生来就不是喜欢群居的动物,我们虽然内心渴望沟通,但彼此却只是在雪地上擦身而过,忙碌于各自的生活中。”

“为什么呢?”

“或许我们并未达到如此强烈的彼此需要的地步吧,我们每个个体都有能力狩猎,也有足够的脂肪让自己保持温暖,因此我们不像你们企鹅会成天凑在一起,更多时候都只是为了各自的生存奔波而已。”

“所以听起来北极熊真是矫情的动物呢。”

“少来啦,你根本不懂作为一只北极熊的脆弱……不过我的确挺羡慕你们的那种生活。”

“其实作为企鹅,我们也有自己的苦恼呀。群居生活虽然听起来热闹又有趣,但是成天和一群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待在一起,做着一样的事情,难免也会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呀。”

“怎么说?”

“你想啊,为了合群,大家在吃饭的时候你也得吃饭,大家在睡觉的时候你也得睡觉,即使是游泳这么自由的事情,我们都要排着队一个个往水里跳,我觉得这实在是太愚蠢了。”

“所以这也是你独自出来旅行的理由?”

“是的呢,可以逃离那种生活,去做真正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哈哈哈,我觉得我们俩都挺矛盾的嘛,不是吗?”

“生活嘛,就是一个不断逃离、最后发现自己回到原点的过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旅行就是一群人去到另一群人活腻了的地方体验生活。”

我们俩就这么在黑暗中讨论着彼此的生活,不知不觉外面的风雪声越来越小了。

我把米娜放在身边,到门口挪开了一点冰块往外瞅了瞅,感觉暴风雪似乎就快要过去了。

“米娜,过一会儿就能出门了,第一次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快。”

“是呀,我觉得我们俩这种相处方式就挺好的,既不过分亲密,又不疏离。”

“你说北极熊和企鹅能在一起吗?”我笑着调侃道。

“可以,不过会是个很冷很冷的爱情故事。”

米娜在黑暗中调皮地戳了一下我的屁股。

05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米娜开始每天趴在窗口张望,等待漫漫极夜后的日出。

而我却感到一股深深的失落,因为我知道,当太阳出来以后,米娜就要离开了,回到她久违的故乡。

这是这些年来我第一次如此不情愿看到日出。因为一个来自南极的姑娘,一个甚至还没有我脑袋大的姑娘。

但我却没有告诉米娜我的心事。

毕竟我不能挽留她,我也不可能跟她一起随着洋流漂到南极去。

如果我再轻一点的话,或许理论上可以,但是我毕竟是一只北极熊,一旦到了南极就会变成一个无解的笑话。

某一天,我忽然从睡梦中被叫醒,米娜兴奋地拉着我到外面,说太阳马上就要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

我陪着她在雪地里坐了不知几个小时,太阳才终于羞涩地从地平线上露出了一角,但是没过多久,它又缓缓地落下去了。

这一幕虽然短暂,米娜却显得非常开心。

她对我说道:“大熊,极夜结束啦,从今天开始,日出的时间会越来越长,你漫长的黑夜结束了。”

“嗯。”我冲她别扭地笑了笑。

“怎么啦大熊,你应该开心才对,你等待的东西不是终于来了吗?”

“是啊,但是你要走了呢。”

米娜忽然就不说话了,她低着头想了一下,然后抬头望了望我。

“大熊,你再抱着我睡一次好不好?等下一次天亮我再走。”

于是我和她回到了屋里,最后一次把她拥入怀里。她很快就睡着了,然而我却一直清醒着,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送她到岸边的时候,我一时想不到什么要说的,既不知道该怎么告别,也不知道怎么感谢她这些日子的陪伴。

“大熊,我该走了。”米娜戳了一下我的屁股道。

“嗯,米娜,赛由娜拉。”

“别整鸟语,听不懂。”

“这几个月,谢谢你了。”

“你不必谢我,我觉得你应该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去哪里?”

“去南方。”

“南极?”

“你不必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只要再往南走走就好了,你既然害怕极夜,越往南的地方,极夜就越短不是吗?你是时候和这里说再见了,这里太沉重,太荒凉了,而且你又喜欢用意念来抓鱼,我觉得你早晚会饿死的。”

“好吧,我会的,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如果你愿意一直往南走,我会在世界的最南方等你的。”

“但我如何知道哪里才是南方?”

“既然你已经在世界的最北方,那么无论未来你朝哪个方向走,都注定是南方。”

本文转载自 月寒书社,作者陈谌。

喜欢这种小清新的文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分享给你们。(๑˙ー˙๑)

“我们去南极,听说南极在地球的另一端,那边也是到处堆着雪与冰,还有一种叫做企鹅的生物。”“好啊,好啊,我猜,我们或许可以和它们做朋友呢,那……妈妈我们要往哪边走呢?”“我也不知道,孩子,但是心中有方向,我们就一定能去到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大楼里的孩子们渐渐走光了。

于是,小北极熊和它的妈妈,一起踏上了寻找南极的旅途,他们沿着冰河向南游了很久很久,饿了就抓点河里的鱼,渴了就喝点冰河里的水。

小企鹅的翅膀突然动了一下,鼓鼓的肚子下面伸出来两只脚。头一仰,“咕咚”一下,把嘴里的垃圾变成了美味的小鱼和小虾,咽下了肚。

虽然很辛苦,可是它们一路上都非常愉快,这天,它们遇上了一个猎人,猎人立刻举起了枪对准它们,母亲立刻把小北极熊护在了怀里。

它猛地用力一蹦,抓住了最近飘过的云朵,爬了上去。马路上车很少,没人注意到有一只小企鹅乘着云朵在飞。

小北极熊连忙挣脱出妈妈的怀抱对猎人说:“猎人叔叔,你能不能不要打我们,我们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猎人放下了枪:“嗯?你们要去哪里啊,北极熊母子。”

小企鹅飞过两座桥,又飞过三幢高楼,停在一个窗户下,屋子里正是小女孩和她妈妈。

“我们要去地球的另一端,南极,和那边的企鹅做朋友。”小北极熊开心的说,“啊,那可真是一个伟大的梦想,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现实,不过还是祝福你们,继续上路吧。”

“宝贝该睡觉了,不能听故事了。”

小北极熊和妈妈又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它们看见第一朵花,鲜艳的颜色让它们开心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不嘛!不嘛!我还要听一个嘛!”小女孩哭着说。

小北极熊和妈妈继续走了很久很久,从北极的寒冷,一直走到周围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妈妈劝了好久,小企鹅也在窗外等了好久。

从白茫茫的一片雪,一直走到布满绿色的草原,又从布满绿色的草原,一直走到一片金黄的麦田。

终于,小女孩和妈妈都睡着了。

一路走来见了很多它们以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东西,新鲜的事物让它们处处充满着好奇。

小企鹅忽然缩得很小很小,嗖一下挤进窗户,又变回原样,来到床前,拍了拍小女孩。

终于,它们又走到了一片雪茫茫的地方。小北极熊转头问:“妈妈,这里就是南极了么?”“孩子,我猜,我们应该到啦。”

小女孩睁开眼睛,看见是小企鹅,开心地一骨碌坐起来。

这时一群企鹅围了过来:“咦?你们是什么动物?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呢?”“我们是北极熊,从很远很远的北极走过来的。”小北极熊乐呵呵的说:“你们就是南极的企鹅么?”

她轻轻巧巧地穿上衣服,又穿上裤子,比早上妈妈叫她起床时穿得快多了。

企鹅:“那要走很远很远的啊,而且你们……”“会不适应气候对么?不亲自尝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适应呢?只要有坚持,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熊妈妈回答说。

小企鹅拉着小女孩,他们一起变小,飞出了窗外,正好掉到了云朵上。

“……孩子,孩子,起床吃饭了。”“嗯?妈妈,我们不是在南极么?”小北极熊迷迷糊糊的问,“什么南极啊?傻孩子,你是睡糊涂了吧?”熊妈妈关心的问。

乘着云朵,耳边只有嗖嗖的风声。他们飞过田野、飞过大海、飞过沙漠、飞过高山,飞往小企鹅的故乡——南极。

“妈妈,我没有睡糊涂,妈妈,我想去南极找企鹅做朋友。”小北极熊开心的笑笑:“不亲自尝试一下,怎么会知道自己不适应呢?只要有坚持,没什么不可能的。”小北极熊一骨碌爬起来又踏上了寻找南极的旅途上。

来到了冰天雪地的南极,有一大群小企鹅来迎接他们。

小北极熊沿着梦中的记忆又游了很久,很快,它遇上了猎人,没等猎人举起手中的猎枪,小北极熊很快的说:“猎人叔叔,能不能不要打我,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小女孩下到冰面上,觉得好冷好冷,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猎人疑惑的问:“你要去哪里呢?小北极熊。” “我要去地球的另一端,南极,和那边的企鹅做朋友。”

企鹅妈妈飞快地织了一件黑白羽毛服,小企鹅们七手八脚地给小女孩穿上。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小女孩像极了一只小企鹅。

“碰”“一只傻熊,就算我不打死你你也会因为路上不适应气候而自己死掉的,还不如给我做件御寒的大衣呢。”猎人嘲笑的说着,一边朝小北极熊的尸体走过去……

小女孩欢快地跟着小企鹅们一起滑冰、一起钓鱼,一起游泳,一起吃小鱼,一起看企鹅爸爸孵蛋。

玩了一天又一天,小女孩想妈妈了。

“我不见了,妈妈一定很伤心。我要回家了!”她对小企鹅说。

于是小企鹅拉着小女孩登上云朵,往回飞。

他们飞过高山,飞过沙漠,飞过大海,飞过田野,在一个高楼停下,小企鹅把她往窗户里一推,正好落在小女孩的床边。

妈妈睡得很香,发出轻轻地鼾声。

小女孩钻进被子,跟窗外的小企鹅挥手告别。

早上,妈妈喊小女孩起床。

“妈妈,我好想你!我跟着小企鹅垃圾桶变成的小企鹅飞走了,你一定也想我了吧!”

“噢!你做了一个梦,梦见小企鹅带你去玩了呀!”

“不是的,我真的跟小企鹅一起在南极玩了好几天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小说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毛虫的传说,北极熊至南极

关键词: